充值小说导航 > 女生耽美 >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 第226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226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1 / 1)

正文君:请用更强大的购买率向我开炮“我和陆师兄是在千岳城认识的,当时城中有邪祟出没,上面给了一百两黄金为赏金斩杀妖魔。我和他一起去的,本来按规矩这赏金应该对半分的,只是陆师兄他视金钱如粪土,不像我这种俗人。于是就把这赏金全给我了。”

“只是一百两黄金太多太重了不好装,他这才将储物戒指借给我,等我找到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把赏金安置好后再还给他。不信师姐你可以用灵力探知一下看看。”

这是陆九洲的东西,雪嫣然不好贸然乱动。

她看着那储物戒指半晌,又看了一眼白穗,见她神情认真心下也信了□□分了。

“原来如此,敢情这戒指是借给你的啊,我还以为陆师兄铁树开花把他所有家当送给你当定情信物了。”

修者的东西一般都会放在储物戒指里贴身拿着,这戒指是认主的。

旁的人也顶多只能探知到放什么了东西,只有主人催动灵力才能取出里面的物件。

正因为这储物戒指的重要性,这才让雪嫣然他们误以为白穗是陆九洲下山动了凡心,带了个道侣回来。

不过有一点雪嫣然说对了。

这戒指之后的确是被陆九洲作为定情信物之一送出去了,只是送的对象不是他而已。

想到这里白穗心头隐隐作痛,恨不得当场把这破戒指给摔了。

与其把它留着以后送给那妖女,还不如她先毁了得了。

“不过今年真是奇了怪了,前几天我师尊路过南越的时候也捡了个小师弟回来,没想到后脚陆师兄也把你给带上山了。”

雪嫣然坐在白穗床边腿晃悠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两个灵果出来。

她递给了白穗一个,而后随意用袖子擦了下“咔嚓”一口咬了上去继续说道。

“对了,你回来之后去宗主那里测灵根了没?我们昆山对于弟子要求很高的,尤其是内门弟子,我不是故意泼你凉水啊,主要是我师尊带回来的那个师弟资质就不怎么好,也不知道我师尊怎么想的,竟然还打算收他为弟子。”

提到这里雪嫣然又愤愤咬了一口灵果,力气很大,好像把这个当成什么人发泄似的。

她本来就生的好看,那灵果将她的腮帮塞得鼓鼓的,即使生着气也很是可爱。

“呿,真是的,真以为天下第一剑宗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进的吗?啊师妹我不是说你是阿猫阿狗啊,我说的是他。虽然你还没去测灵根,但是陆师兄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了,整个宗门就他最有原则了,既然他能把你带回来,你肯定不是个废物点心!”

雪嫣然倒不是看不起资质差的弟子,主要是她当年拜入玉溪门下是经过重重考核才突出重围的。

她心里实在没办法平衡。

白穗算是听明白了,沉翎和自己一样,也是前后脚进了昆山。

她心下一动。

“嫣然师姐,那你说的那个和我一起入宗门的师弟现在拜师成功了吗?”

沉翎和雪嫣然他们的悲剧就是从成为同门开始的,要是沉翎没有拜师成功,那就可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改变剧情了。

“……本来是不可能拜师成功的,只是我师尊好像是受了友人所托,最后力排众议还是把他收到门下了。”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件事少女连手中最爱吃的灵果都觉得难以下咽了。

“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成为亲传弟子,不然我肯定得气到吐血。”

可惜了。

要是没拜师成功该多好,就算后期还是因为不可抗力喜欢上了玉溪,但是总比这师徒之间朝夕相处渐生情愫得好,至少前者感情不深也好断一些。

【宿主,像陆九洲沉翎这样的重要角色,他们的主剧情线是不可逆的。我们可以轻易干涉一些炮灰的结局,但是他们的不行,我们只能从小剧情上一点一点着手改变,强行与天道,也就是世界意识抗争的话是会适得其反,遭到反噬的。】

888觉察到了白穗的想法,怕她之后会走弯路,于是先一步出声解释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随机任务和主线任务。】

【我知道这很有难度。不过宿主你放心,这里是书中的世界,失败了的话我们可以读档重来的么么哒。】

【……?】

好惨。

反反复复为别人的命运而努力。

到头来美强惨竟是我自己。

“……那个白师妹,这果子是我从药阁长老那里偷,哦不,借的,我总共也就五六颗,你要是不喜欢酸甜口可以给我。”

雪嫣然原本还挺生气的,余光一瞥瞧见对方比自己还要生气,脸黑的根黑炭似的不说,还把她给的灵果都给捏得要碎了。

“吃吃吃!你一天天的就知道吃!你知道你以后要遭遇什么吗!你入门也有两年了,到现在连个入门剑法都还出错,你以后怎么突破金丹,傲视群雄!”

“你能不能把玩心收收多去练练剑!男人算什么东西,他们只会影响你出剑的速度你知道吗!”

“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入门剑法还记不住?”

她不说这话还好,本来白穗现在情绪就上头,听到她这么惊愕的来了一句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艹!这他妈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你该幡然醒悟,潜心修行吗!”

雪嫣然被白穗说得一愣一愣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啪啪啪”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嫣然师姐,你是不是在里面!现在别急着和陆师兄道侣说话了,大事不好了!你师弟被几个弟子给拽去琼玉台了!”

白穗和雪嫣然听后一怔,不约而同看了对方一眼后,后者等到白穗穿戴从床上起来后这才上前开了门。

门一打开,白穗便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青衫弟子。

他应该是跑过来的,额头鼻子上都沁了一层薄汗。

“怎么回事?之前晨练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沉翎那小子怎么惹到他们了?”

“不是,沉师弟并没有招惹他们,是他们趁着你离开后主动发难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衣袖擦着汗。

“他们几个都是今年没被长老选上的内门弟子,平日里有师兄师姐们在他们不敢发作,但是心里早就对沉师弟积怨已生,不满他一个废灵根也能拜入玉溪真人门下,所以把沉师弟给带到琼玉台,说是要和他切磋切磋,实则是想要借机狠狠教训他一顿。”

“晨练结束之后青烨师兄他们早就离开了,我想着你还在主峰,这才赶过来找你过去制止他们!沉师弟天生体弱多病,别说撑一个回合了,可能他们一拳下去都能给他打死!”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那青衫弟子一愣。

“他们一拳下去就能把师弟给打死?”

“不是,还要前面一点,你说他们找沉翎干什么来着?”

奇了怪了。

平日里师姐晨练偷懒时候斗耳聪目明的,总是第一时间发现青烨师兄的身影。

今天怎么耳背到几句话都听不清了。

他没忍住在心里这么吐槽了一句,见情况紧急又一字一顿重复了一次。

“我是说,沉师弟他被他们带走不是为了切磋,而是为了出气发泄,想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衫弟子话音刚落,房间里骤然爆发出了一串杠铃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竟有这等好事!”

“……?”

“……?”

诶不对,等一下,要是这沉翎真被那几个弟子给打死了,那雪嫣然之后也不会和他有什么纠缠了。

这不是完美避开了be结局吗?

正在白穗以为自己得到了规避美强惨结局的新思路的时候,888感知到了她心中所想,气得险些短路了。

电流声在她脑子里滋滋作响,吓得她以为888出了什么故障要爆炸了的时候,“滴”的一声主系统一个强制任务发了过来。

【强制任务——立刻赶往琼玉台,在沉翎被同门伤害之前制止他们的举动。如若失败,沉翎的伤将会转移到宿主身上。】

【……?】

艹,这个乾坤大挪移玩得溜啊。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降。

作为第二卷的男主,沉翎是不能出任何意外的。

再加上白穗绑定的是【拯救美强惨系统】,她所要做的不仅是改变be结局,还要尽可能把虐文剧情改成爽文剧情。

在原文中沉翎在刚拜入昆山的时候的确受到过同门的歧视和欺辱,这才让他更加缺爱敏感,也更加依赖玉溪。

无论是为了改变虐文剧情还是免去惩罚。

白穗都必须接下这个任务。

“嫣然师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我真没跟你开玩笑,那几个内门弟子都是颇有实力的,你要是再晚去一点,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饶是对方再如何着急,雪嫣然依旧不为所动地坐在窗边。

她一边拿着个灵果啃着,一边翘着腿晃着,一派惬意。

“谁和你开玩笑了?这小子本就才不配位,昆山讲究的是实力至上,我刚来宗门的时候也经常因为剑法考核不通过没少挨罚。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他一个男孩子挨几下怎么了?哪有那么身娇肉贵?”

雪嫣然看不惯沉翎,不仅是因为他一上宗门,资质平平不说又占了玉溪门下最后一个弟子的位置。

这对其他辛辛苦苦通过入门考核的弟子们来说很不公平。

更因为玉溪对他的偏袒和爱护。

沉翎身体很不好,走三步就要停一下喘口气的那种,而玉溪非但没觉得他麻烦,还隔三差五去药阁那边讨灵丹灵药给他服用,作为跟了玉溪两年的雪嫣然也就平日修行长进了得到一两颗奖励,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要是沉翎是别的长老的徒弟还好,她管不着,顶多在私底下和师兄师姐们哔哔赖赖一下,碰上沉翎的时候面上还是可以寒暄几句一团和气。

可是玉溪也是雪嫣然的师尊,她还是个女孩子,尽管也知道沉翎身体不好,又是玉溪故人之子,多照顾些应当的。

被这么区别对待,雪嫣然心里自然平衡不了。

青衫弟子这时候也看出来了雪嫣然是铁了心不管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站在原地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白穗。

白穗被夹在中间也挺尴尬,如果是888先前没给她发布那个强制任务,她可能会装作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毕竟作为一个外人,她知道分寸,断然不会插嘴什么。

【警告警告,沉翎已经被带到了琼玉台,请宿主立刻前去制止。】

888的催促声不断在脑海里重复,吵得白穗脑仁疼。

她皱着眉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趁着青衫弟子和雪嫣然说话时候停下来的空挡,举手示意了一下。

“那个师兄,不介意的话要不你带我去一趟琼玉台吧。”

青衫弟子原想着求助白穗让她帮着自己一起劝劝雪嫣然的,结果没想到对方直接越过了雪嫣然,反倒毛遂自荐起来了。

他怔然了一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旁的雪嫣然“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动作之大,直接把身后的椅子給带翻在了地上。

“白师妹,你自身都没自保能力打肿脸充什么胖子?你以为我当真心胸狭隘,公报私仇,不管同门师弟的死活吗?”

白穗:“不是吗?”

青衫弟子:“不是吗?”

“……”

雪嫣然被噎住了,深呼吸平复了下情绪后,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白穗。

“我知道我刚才那举动的确很让人误会,只是白师妹刚上昆山不了解我也就算了,陈师弟难不成还真以为我是那种对自家师弟见死不救的人吗?”

“你们好好想想,今年入宗门的师弟师妹们不说五十好歹也有个三四十名,这么多人他们不找为什么偏偏要找沉师弟?其根本不出在别处,而是出在他自身啊!”

说到激动处,她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激得茶杯险些掉下。

“沉师弟资质平平却占了入门弟子的位置,私下里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个时候我若是越护着他,之后他肯定会被欺负得更惨的!”

“所以与其多管闲事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不如今天让沉翎师弟吃点亏,被他们给揍一顿,之后的日子也好太平些,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

“……”

别说,这么一套逻辑下来白穗都要信了。

她沉默了,正在感叹雪嫣然逻辑鬼才的时候。

余光看到青衫弟子眼神犹豫,真的有些动摇了后觉着不妙,赶紧出声打断了雪嫣然的话。

“嫣然师姐!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们总得过去琼玉台看看吧!毕竟大家都是刚入门的弟子,下手不知轻重,沉翎挨几下让他们发泄下是可以,可万一出什么事情了玉溪真人怪罪下来你就算有嘴也说不清啊。”

白穗知道此时要是坚持说要去制止他们打架斗殴可能雪嫣然不会同意,于是她便只提出了过去看看情况。

这便好接受多了。

果不其然,少女顺着想了下。

平日里沉翎那小子被玉溪护得跟宝似的,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更别提责罚他了。

这种千载难逢近距离观赏对家被揍的机会可不多,雪嫣然蠢蠢欲动了。

“唉,其实你们完全多虑了,他们矛盾再如何深也是懂分寸的,毕竟宗门规矩在那儿。”

“不过既然你们求着我去,那我便勉为其难答应你们吧。”

好一个勉为其难。

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控制下表情管理,你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

琼玉台就在主峰靠近山门那边位置,从这里御剑过去也就半柱香时间罢了。

白穗跟着雪嫣然御剑过去,刚一落地,一抬眸便看到了前面乌压压围了一群人。

她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在他们围绕的中间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圆形高台傲然耸立着。

整体是由灵玉砌成的,大约高三米有余,直径目测十米左右,至少能容纳百人。

听雪嫣然说这琼玉台是弟子们每日处晨功的地方,平日也会作为比试切磋的擂台。

最新小说: 竹马草莓味 全宇宙都在氪金养我 诛锦 傅少的冷情娇妻 短篇小说合集 天之下 末日重生 都市神医:开局九张婚书 为妻不贤 田园娇宠:猎户家的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