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1 / 1)

那一瞬间,花懿欢发现他表现得有些许的不自然,她有些不解,说个自己的名字,到底有哪里可别扭的?

既然他说了自己的名字,礼尚往来,自己也该回告一下吧,思及此,她开口道,“我叫花懿欢。”

他听罢,沉默了一瞬的光景,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花懿欢觉得,他虽然脸长得好看,但看起来脑袋好像不是太灵光的样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瞬间的沉默,他即使是不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也是一道风景。

说实话,这些天,花懿欢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不知不觉地,他对于自己来说,就宛如是这床上的被子一样,她习惯于这些的存在。

她又忍不住开始想,他如今醒了,醒了之后呢,会走掉吗?

她不知道,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他,她问了问自己,她无力地发现,她其实,其实是有些舍不得他走掉的。

她已经有些习惯,每天晚上和他说着话睡着,尽管她知道,他是根本听不到的,但是这不妨碍她还是想说。

尽管她身边有大青狗的陪伴,大青狗虽然同她也很要好,但有些话,是对着大青狗都无法说起的。

花懿欢觉得,她需要一个陪伴,一个家人的陪伴。

思及此,花懿欢忐忑地开口问他,“你有家人吗?”

听她这样问,他忽然抬起眼,目光无声地抚过她的脸颊,不是看不出少女眼神之中的希冀的。

他开了口,嗓音之中,带着点儿晨起时候的哑,“没有,我没有家人。”

少女听完他这句,忽然歪头道,“那正好,我也没有……”

她说完,怕他不懂他的意思,又小声补上一句,“那个,你看我救了你,每天都有好好照顾你,还把床分了一半给你睡……”

她说着,眨巴着大眼睛望着男人,他接受到她的视线,知道她没有说完,便微微颔首,算是对她的话做出回应。

花懿欢得了他的回应,声音却更低了些,她觉得他的脑子可能不是太好,但究竟不好到哪种程度,花懿欢不知道,“那什么,所以,你……你要不要以身相许什么的……”

她这话说的很轻,很软,以至于他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似乎是同样的场景,少女也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她轻易就说出了口,而为之心乱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花懿欢说完,没敢抬眼看他,见他久久没有给自己回应,她的心也一点点下沉,她有些委屈地想,这听起来很吃亏吗?

她花懿欢,条件看起来,有那么差劲吗?

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开心,不打算继续等他的答案,直起身就要下床去。

她起身的力道太猛,以至于男人忽然伸手拉她的时候,她根本无法稳住重心。

他许是也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几乎是一瞬之间的事,她向一侧靠倒过去,他本能地反应扑过来抱住了她,两人双双滚落到地上的时候,他伸出手护住了自己的头。

花懿欢在他怀中,并没有摔痛,她一眼不眨地将他望着。

男人在她这样的注视下,终于开了口,“我没有不愿意。”

他顿了顿道,“我是……”

花懿欢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她想知道,他还能说出什么理由。

他似乎在心中仔细想了一下,最终道,“是怕……你记忆恢复之后,会后悔。”

不知为何,这样不会发生的事,他提及的神色,却尤为的认真。

听到他这样说,少女那宛如小鹿一般地眼睛轻轻弯了一瞬,她忽然撑起身子,飞快在他唇上点了一下,柔而软的话语紧接着在耳际落下:“我不会后悔的……”

那软糯的触感,在唇畔停留了一瞬,男人的视线更添几分幽深。

花懿欢亲完,后知后觉地有些害羞,她想撑起身离开他的怀抱,

没等她动作,男人的手在下一刻扣上她的后脑勺,花懿欢蓦然睁大了眼,“唔……”

他的唇再次贴了上来,不同于她方才的蜻蜓点水,他的吻带着无限的留恋和缱绻,似乎又带着点儿不自知的克制。

花懿欢眨了眨眼,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的视线太过灼热,他搂在她腰间的手,终于无可奈何地伸过来,盖住了她的眼。

少女的眼睫毛茸茸的,轻轻擦过敏感的掌心,更添了几分微弱的痒,似乎要一直勾进人心里那般……

白日里,趁花懿欢不在,青巽兽偷偷摸摸地摸到了他身边。

“君上。”

青巽兽乖乖地唤了他一声。

花懿欢此时没有灵力,它无法与她沟通,蜀离神君又不在,它已经好久都没有说过话了。

一直装作谢衍的无妄君微微颔首,他轻轻伸出手,揉了揉青巽兽的头。

“辛苦你了,小青巽。”他温声道。

青巽兽忍不住轻轻蹭了蹭他温热干燥的掌心,还好,君上他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您的身体,可还好吗?”

如果不是天罚太久太重,他又怎么会耽搁得这样久呢?

期间,趁着花懿欢不在的时候,它有试过,悄悄地给他渡一些灵力过去。

可是根本没有用,无妄君的修为太高,它的灵力渡过去,根本起不了丝毫的作用。

它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捱着日子等待,终于……君上终于醒了过来。

这样想着,青巽兽的眼眶,有一瞬间的湿润。

它听到无妄君轻声问道,“她自从醒来后,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

他提及的,自然是花懿欢。

青巽兽点了点头,无妄君微一沉吟,还没等它再开口,花懿欢忽然走了过来,她俯身,轻轻揉了揉青巽兽的脑袋道,“大青啊,今天又该洗澡了,你不是最喜欢我给你搓澡的吗?”

青巽兽背脊一僵,它忽然觉得,君上看自己的视线,怎么忽然变得有些凉呢?

花懿欢拿起水桶要去后院打些水,她的手刚碰到水桶,男人的动作快她一步将其拎了过来,“我帮你吧。”

他说着,兀自去了水井前,花懿欢刚拽好绳子,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动作飞快地将水桶丢了下去。

花懿欢拿绳子的手微微一颤。

他站在水井前静默了一瞬,终于抬起眼望她,那一刻,他的神情在花懿欢看来,和傻乎乎的青巽兽没什么两样。

他无辜地开口问她,“然后呢?”

花懿欢无奈地拿起树旁的铁钩子,走到他旁边,给他看自己手中的绳子,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这个要绑在水桶上,这样才能把装满水的桶给拽出来。”

他沉默地接过她手中的铁钩子,试图去将自己丢下的水桶给勾上来。

这铁钩子还是她问隔壁家大娘借的,因为她第一次打水时候,也把水桶囫囵地丢了进去。

大娘说怕她忘,将钩子多借给她几天,花懿欢本以为这钩子不会再有用处,此时想来,还是大娘明智啊。

因为家中,多了一个傻的啊。

她这样想着,轻轻地笑起来。

他忽然瞥了她一眼,不用问,他也知道,她心中定是没嘀咕什么好话。

他有些无奈,又有些留恋这样的光景。

想叫它再慢一些,再长一些。

家中有位能干的“壮丁”在,因而这次的水打上来的有些多,给青巽兽洗过澡之后,干净的水还绰绰有余。

花懿欢解开早晨才绾好的发,忽然伸出手轻轻勾了勾他的袖子,她这个标志性的小动作,叫他微微一怔。

她眨了眨眼,“我想洗头。”

谢衍二话不说地去给她添水,花懿欢忽然自身后抱住他,那双手也不安分,似乎想挠他的痒痒,他伸手制止住她的动作,无奈低笑,“别闹。”

花懿欢打着算盘道,“不闹也行,那你帮我洗头。”

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成想他真的答应了下来,那一瞬间,花懿欢觉得,仿佛她对他说什么,他都会波澜不惊地点头。

花懿欢躺在从屋中搬出来的榻子上,谢衍拿着她盛水的小葫芦,一点一点地淋湿她的发。

她的头发乌黑而茂密,直直地垂入盆中,宛如一抹漆黑的瀑布一般。

他的动作温和而轻柔,比她自己洗发还要认真。

花懿欢不知道他怎么对她这么好,她觉得那天她捡到他,完完全全是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她望着他的眉眼忍不住想,幸好,幸好他生了这样的一张脸,不然,她可就差点错过这么好的一个人啦。

两人这样的平和的状态持续了几日。

这一日夜里,临着入睡之前,花懿欢瞧着都有些心事重重,他为此多看了她几眼,她心中素来藏不住事情,他知道如果真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她定是会忍不住告诉自己的。

他刚想完,少女柔软的身子便贴了上来,他醒来之后,便自发搬去了别处睡,今日瞧她情绪不对,他才多留了一会儿。

花懿欢缠上来之后,那双手就不老实地拽上他的衣襟,他下意识伸手按下她的动作。

她抬眼,眼中带着点儿不解,“谢衍,你不想要吗?”

她纤长的眼睫,落下又抬起,她在他耳际呵气如兰。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鞠躬~

感谢在2021-11-0222:26:51~2021-11-0323:50: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xxx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有风险就对了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辐射的秘密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炮灰不奉陪了[快穿]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