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仇恨值是99(1 / 1)

纪辞初来乍到,对郡主府的布局并不熟悉。

好在,系统有查看地图的基础技能。

纪辞走近地牢后,一度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这地牢珠帘翠幕、亮如白昼,浓郁的香粉扑鼻而来。

地道由上好的和田暖玉铺就,上面还垫了一层崭新的绛色溢彩缎,处处极尽富丽奢华,布置仅次于她金碧辉煌的闺房。

每隔三步,便有一个侍卫站岗,个个年轻俊美,身姿健硕挺拔。

纪辞这个单身25年的老阿姨,看得眼冒金星,差点流口水。

“参见辞郡主!”

侍卫一见到纪辞,便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参拜,响亮的声音,震得纪辞耳膜都阵阵发疼。

这也让欣赏美男的纪辞,渐渐回过神来。

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故作威严道:“免礼!”

纪辞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郡主身子可是好全了?”

纪辞循声望去,一个身材魁梧挺拔的侍卫,正一脸忧色地向她行来。

这个侍卫,正是她穿过来那日,竭力保护她的侍卫。

若是她没有猜错,此人应当是对原主忠心不二的贴身侍卫于遇。

系统:【于遇,好感度,60。辞郡主贴身侍卫,兼任郡主府主管。深受辞郡主信任,对辞郡主有求必应。】

纪辞嘴角扯出一抹弧度,“于遇,我已经没事了,过来看看陶融。”

于遇被纪辞嘴角的笑意,晃得一时失神。

纪辞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何曾会对人微笑。

她只会自称“本郡主”,绝不会平易近人地自称“我”。

还有,纪辞刚刚对陶融是直呼其名,没有再恶狠狠地叫他“弃子”、“废物”……

纪辞死而复生后,为何会性情大变?

纪辞嘴角的笑意更盛,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她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她纪辞死而复生后,性情大变,痛改前非!

若是再一如既往,那她就等着被陶融千刀万剐吧。

半晌,于遇仍旧没有回过神来,纪辞微笑地在于遇面前扬了扬手,“于遇,你和我一起去看看陶融吧。”

于遇怔怔失神地跟在纪辞身后,“……是!”

没走多久,纪辞便被一扇厚重的铁锈门拦住了去路。

这扇锈迹严重、又带着斑斑血迹的铁门,在一片珠帘翠幕、雕栏画栋的布置中,显得格外的突兀。

纪辞约莫猜到,她以后要抱大腿的陶融,就在这扇门之后了。

纪辞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

想伸手去推门,却又紧抿着唇瓣,不敢抬手。

于遇见纪辞顿步,自然不会磨磨蹭蹭,让金枝玉叶的纪辞去推门,立即躬身为纪辞推开铁门。

铁门被推开,霉腐之味扑鼻而来。

狭小阴暗的地牢内,被铁链吊在玄铁刑架的陶融,直接撞进了纪辞的眼帘。

沾满污血的头发蓬乱如鸡窝,将面部遮挡得严严实实,只在缝隙中露出半只阴恻恻的眼睛。

肉眼可见之处,除了面部,没有一处好肉。

那充斥着仇恨的幽冷灰败眸子,像一把泛着阴森可怖的寒光的利刃,狠狠地扎向纪辞。

陶融的声音粗砺刺耳,就像是狂风中漏风的窗户一样,听着便让人心生恐慌,“呵,居然能复生……”

纪辞被陶融那犹如地狱恶鬼一般的问候,吓得不由得双腿打颤。

纪辞没有看到,在陶融满是血污的乱发遮掩下,一抹冰寒彻骨的不屑冷笑。

纪辞的声音都在颤抖,“于遇,放了陶融,给他安排一间上好的客房,再让半溪去给他诊治!”

“从此以后,陶融就是郡主府的座上之宾,谁也不能慢待他!”

于遇以为自己听岔了,“啊?”

纪辞怒喝:“还不快去!”

纪辞动怒,于遇不敢耽搁,立即指挥着侍卫小心翼翼地将陶融放下刑架。

纪辞又将所有人屏退,将自己锁在这间不见天日的地牢里。

纪辞心情沉重地开口,“系统,陶融的仇恨值是多少?”

纪辞有预感,陶融被这么日复一日地折磨,足足五年。

这仇恨值,只会高,不会低!系统磨磨蹭蹭半晌,才声如蚊蝇道:【……99……】

系统的声音未落,又突然改口,【100!】

纪辞冷着一张脸怒问,“怎么回事?”

她刚给陶融挪窝,又让郡主府的人善待他,就差直接跪着叫陶融大爷了。

为什么,这仇恨值不降反升?

系统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侍卫便惊慌失措地冲进地牢,扑通一声跪在纪辞面前,“郡主,不好了!”

“何事?”

“陶融刚被抬出地牢,就撞上了长公主的贴身婢女南雁。南雁二话不说,就挥鞭子抽了陶融。”

纪辞哪里还敢耽搁,直接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

果然,一出地牢,就看到了犹如破布娃娃一样趴在地上的陶融,上面还有一滩刺目的血迹。

于遇握紧了腰间的佩剑,挡在于遇面前,“南雁姑娘,我们郡主说了,陶融是我们郡主府的贵客,谁也不能怠慢他。”

“于遇,你再拦着本姑娘动手,休怪本姑娘不客气!”

说着,南雁就挥着长鞭,向于遇甩过去。

纪辞积郁在胸口处的怒气,再也忍不住了,双眸猩红地瞪着气势汹汹的南雁,“南雁,谁给你的胆子,在郡主府也敢如此放肆!”

于遇见纪辞呵斥南雁,知道了纪辞的态度,当即就长剑出鞘。

一招下去,南雁的长鞭不仅被砍断,还被剑气弹得直接撞到身后的柱子上。

接着,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辞郡主,你……”

纪辞冷冷瞥向南雁,“南雁,告诉辞莫莫,陶融是本郡主的人。谁若再敢伤陶融分毫,本郡主必十倍奉还!”

南雁瞪大了眼睛,面上满是震惊,还想说什么,却被纪辞无情地打断,“都愣着干嘛,还把不相干的人送出去!”

“是!”

陶融透过乱糟糟的污发,震惊不已的眸光,看向纪辞时也多了几分探究。

只是,在纪辞忙不迭地扑向他时,又不动声色地闭上疲惫不堪的双眼。

她眼中的担忧,不似作假。

这一次,她又想玩什么花样?

最新小说: 退烧 新时代客栈 异世奸商(全)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来自未来的巨星 徐岁宁洛之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