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想对你好(1 / 1)

这一次,纪辞生怕再出意外,寸步不离地跟着陶融。

只是,在一行人将陶融送进客房时,躺在床上的陶融,吃了养气补元丹,突然睁开了眼睛。

语气是一惯的阴冷可怖,“东西放下,滚出去!”

纪辞知晓,陶融一向心高气傲,即便被原主折磨得在鬼门关进进出出,也从不低头求饶。

所以,陶融对她冷言冷语,纪辞丝毫不觉意外。

纪辞扯着笑容,打着商量地向陶融开口,“陶融,你伤得很重,沐浴换药,自己动手不方便,让他们留下帮你,可以吗?”

原主狂妄自大、自私自利。

一开口,不是命令,便是胁迫,又岂会和颜悦色地与人商量。

今日,于遇被反常的纪辞,惊得心神不宁,这一次,也不例外。

就连陶融,也不禁多瞥了几眼纪辞。

众人的神色,让纪辞很是满意。

纪辞又期待地望向陶融,清亮的双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陶融,可以吗?”

陶融沉吟许久,才阴恻恻地瞥向纪辞,“……都出去,你,留下!”

“好。”

纪辞和陶融独处,于遇虽不放心,但纪辞已经开口,他也只能守在外面。

于遇不动声色地瞥向房梁,“郡主,属下就守在外面,有事直接叫属下。”

“嗯。”

纪辞一进去,便依着陶融,将房门关上,端起摆放在房内的一盆药水,一步步向陶融行去。

陶融麻木地躺在榻上,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纪辞,这次,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这五年,折磨他的花样,层出不穷。

只是,从来不曾像今日这般,居然会施舍他一丝丝温暖。

这一次,陶融只想说,纪辞的手段非常高明,让他根本看不穿,她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纪辞笑了笑,将一块崭新的毛巾,浸泡在药水里面,递给陶融,“陶融,你也知道,我是死过一次的人。”

“只可惜,我作恶多端,连阎罗殿都不肯收我。硬是逼我痛改前非,献出一切来弥补你。只有获得你的谅解,我才能投胎往生,不至于沦为孤魂野鬼。”

陶融冷笑不已,“荒谬!”

纪辞并不气馁,再次将毛巾递向陶融,“荒谬不荒谬,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会对你好,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一个将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突然有一天,笑眯眯地告诉他,以后会对他好,绝不会伤害他。

试问,谁会相信?

纪辞叹了一口气,试图给陶融擦手,“陶融,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会向你证明的。”

陶融突然坐了起来,趁纪辞不备,猛力地掐住纪辞的脖子,“若是想补偿我,便以死谢罪!”

脖子上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道,让纪辞毫无反击之力,因为呼吸困难,双脸涨得通红,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呼救。

在纪辞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时,突然传来系统的声音,【主人,忍一忍,陶融现在不会杀你!】

纪辞气得想问候系统的十八代祖宗,她都要死了,还让她忍!

纪辞的意识渐渐涣散,脑海也混混沌沌。

挣扎着想要打翻那个铜盆,让于遇进来救她时,陶融突然放手,将纪辞重重地甩开。

纪辞的背脊撞在床沿的棱角,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的整张小脸皱得如同包子褶,但她却生生地忍着疼痛,没有叫出声来。

纪辞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等缓过来后,将心底熊熊燃起的怒火压下,才忍痛从地上爬起来,“陶融,心里可好受了点?”

陶融结着血痂的手掌紧握成拳,脏污的血痂裂开,鲜血汩汩地往外直冒。

刚刚,陶融是故意激怒纪辞的。

人在盛怒之下,无论有什么阴谋诡计,都会露出马脚。

他宁愿纪辞再像以前一样,用酷刑折磨他。

酷刑的折磨,只是肉体上的折磨。

纪辞如今的手段,却是钝刀子割肉,让他身心俱疲。

纪辞看着生人勿近的陶融,将药盆端开,“陶融,无论你如何恨我,但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要懂得爱惜。这客房里面有温泉,我让人调配好了药材,你去泡一泡吧。”

陶融对纪辞仍旧爱答不理,疲惫地躺在榻上。

“你若是自己不便,可以叫外边的人进来伺候。”

“陶融,你真的不能这么糟蹋自己,我看着都心疼。”

“陶融,我知道你恨我,想要将我千刀万剐,可你现在这么折腾自己,把自己折腾没了,那你还如何找我报仇?”

“陶融……”

纪辞在一旁叽叽喳喳,吵得陶融都要咬碎自己的后槽牙,“死不了!”

当然死不了。

原主那么往死里折磨陶融,陶融都能凭借着自己的主角光环,一路开挂,走上人生巅峰。

她都让陶融搬出了地牢,吃了保命的药丸,怎么可能还会死翘翘。

她还不是想着,在陶融这里刷点好感,减少一些仇恨值。

纪辞浅笑盈盈蹲在陶融的床榻旁,“那你要看书吗?”

她记得,陶融没有来大辞为质子时,最喜欢做的事,莫过于闲庭阅经卷。

“我累了。”

“陶融,歇息固然重要,可是,若是不梳洗一下,睡着会不舒服的。你还是去泡一下药浴吧,那药浴也是有助于睡眠的。”

纪辞以为,这一次,还会一如既往地被陶融拒绝。

谁知,陶融却突然开口,“扶我起来!”

纪辞刚要伸手,又突然缩了回去。

陶融心中暗自冷笑,“倒是忘了,辞郡主爱洁成癖,我身上脏污不堪、臭气熏天。起码,半年没沐浴,比街上的乞丐还不如,辞郡主自然是介意的。”

做戏,也不会做全套,果然还是以前的纪辞。

“陶融,你误会了,我是怕碰到你的身上的伤口。”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纪辞连忙小心翼翼地将陶融扶起,还贴心地将霉腐味冲鼻的鞋子给陶融摆正。

陶融见状,越发地得寸进尺,直接将纪辞当丫鬟使,“穿鞋!”

纪辞是孤儿,自小吃苦受辱,这些羞辱根本不算什么,“得嘞!换洗衣物和沐浴用具都准备好了,如果还有其他需要,直接和我说就是了。”

“把被褥换了!”

“好,没问题,你快去里面泡药浴吧。”

陶融意味深长地瞥了纪辞一眼。

昔日,那般蛮横跋扈的郡主;今朝,变得如此能屈能伸、忍常人所不能忍。

她究竟是另有计谋,还是,有心悔改?

他倒是要看看,纪辞究竟还能弄出什么名堂?

系统:【陶融仇恨值减3,当前仇恨值,97。】

奏效了?

给陶融叠被铺床的纪辞,听到系统的提示,激动得差点咬到舌头。

果然,一切的付出,都没有白费!

最新小说: 新时代客栈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来自未来的巨星 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 制霸编剧界 退烧 异世奸商(全) 护国天龙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