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50章 赐我一杯鸩酒吧

第50章 赐我一杯鸩酒吧(1 / 1)

纪辞一踏入平章殿,就听到辞帝的怒骂声,“都是一群废物!”

一个迅疾的茶杯迎面而来,直击纪辞的额头。

纪辞没有矫健的身手,为了躲避开,只能慌慌张张地蹲下,“喜公公,小心!”

跟在纪辞后面的喜公公,一把年纪,哪里躲避地开,生生地挨下这一击,捂着眼睛,连声闷声都不敢发出。

“喜公公,您没事吧?”

喜公公死死地捂住右眼,“郡主,杂家只是小伤而已,不碍事。皇上还在等着郡主,您快进去面圣吧,杂家就不去冲撞皇上了。”

“嗯,好。”

纪辞越往里走,辞帝骂骂咧咧的声音愈加刺耳。

“朕养的这些废物,一无是处,成日里就知道给朕添堵!”

纪辞冷冷一笑,辞帝这不就是指桑骂槐。

“参见皇上。”

辞帝打量了纪辞一番,似乎有些失望,“来了。”

纪辞站直身子,诚恳一笑,“不知,皇上召见阿辞,有何吩咐?”

辞帝一掌趴在御岸上 “跪下!陶融要参加科举,是你的授意?”

纪辞似乎被吓得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装惨,“皇上,我也是出了镇妖塔,才知道先帝有那句遗言。我去镇妖塔玩,带上陶融纯粹是让他保护我,谁知道他还有那种坏水。”

辞帝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纪辞烂泥扶不上墙,虽然最近转了性,还是一无是处,应该没那个胆子。

“陶融是你的男人,你就这么管教他的?放任他觊觎窥探大辞朝堂?”

纪辞继续装惨,“皇上,在郡主府中,他处处压阿辞一头。一言不合,就对阿辞动辄辱骂,阿辞哪里敢管教他?”

“岂有此理!”

“可不是,陶融仗着西陶日益强盛,在郡主府作威作福。”

辞帝面色阴沉,但对纪辞的敌意却少了几分,“陶融现在何处?”

“不知道,昨夜阿辞等到大半夜,都没有看到陶融的人影。今早,问了于遇才知道,他连夜就搬出了郡主府。”

“阿辞一直以为,皇上疼爱阿辞,还想求皇上做主,好好教训教训陶融。没成想,一见到皇上,就被皇上责骂。”

哭哭啼啼的软骨头,比以前更没用了。

辞帝不由得更加轻视,“你今日去了将军府?”

辞帝对此事,似乎甚是顾忌。

纪辞用蘸了蒜汁的丝帕熏眼睛,眼泪豆子唰唰地掉个不停,“阿辞在郡主府受尽了委屈,又没有长辈诉苦。想着,纪老将军是父王的旧部,就想请他给我出头。谁知,连面都没见着。”

“阿辞这么不受人待见,活着实在好没意思。皇上还是赐阿辞一杯鸩酒,让下地府和父王、母妃团聚,也省得阿辞日日担惊受怕。”

辞帝面色异常难看,“胡闹!”

见到纪辞哭得更厉害,语气又软了几分,还亲自走过来扶起纪辞,“辞丫头,你受委屈了。以后,若是再受半点委屈,直接告诉朕!”

纪辞眨眨眼睛,沾着眼泪的睫毛,扑闪扑闪的,让人甚是怜爱,“那皇上不会再吓阿辞了?”

辞帝一愣,又忽的大笑,好似方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辞丫头,你这个小丫头,真是鬼精鬼精的。”

纪辞也跟着笑,笑得憨厚老实,“皇上,阿辞就是太孤独了,想让大家多陪陪我。纪将军不搭理阿辞,要不然,您给他下一道圣旨,让她陪阿辞玩吧。”

辞帝心中的石头,似乎突然落地了,“纪将军身担要职,可没有闲暇工夫。辞丫头若是觉得无聊,倒是可以和纪老将军垂钓。”

纪老将军是个老顽固,他的话都不听,更何况是纪辞。

“嗯,都听皇上的。”

有了辞帝这句话,那她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辞丫头,若无他事,便回去吧。”

纪辞皱着眉头,一脸的为难,“皇上,阿辞上次突发高热,差点没命。最近细细一想,觉得此事不简单,想要调查此事。”

辞帝似乎十分赞同,“此事务必彻查,若人手不够,朕再给你增派些人手。”

纪辞从辞帝的神色中,似乎没有看出任何异样。

纪辞憨憨一笑,“皇上待阿辞真好,如果阿辞一直没有进展,肯定向皇上求援。”

纪辞刚踏出平章殿,竟迎面撞上了陶融、辞陌衍。

纪辞一脸欣喜,“陶融,原来你在这。”

陶融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纪辞,直接和纪辞擦肩过身。

辞陌衍也是淡淡地瞥向纪辞,一句话没说。

纪辞长叹一口气,似乎失落无比。

周围值班的太监,交换了眼神。

“父皇,儿臣有要事相求!”

辞帝冷盯着陶融,面色阴沉地骇人,恨不得用眼神将陶融戳得千疮百孔,“朕听闻,契王搬出了郡主府?”

辞陌衍不动声色地挡在陶融面前,为他说情,“父皇,儿臣有要事请教契王,所以,让他搬出郡主府。”

“东宫的幕僚、军师还不够?”

辞陌衍说到陶融时,眼底都闪着光,“契王博闻强识,文韬武略,无一不精,东宫的那些庸才,实在是望尘莫及。若是陶融能科举入仕,定能成为大辞的栋梁之才。”

辞帝抄起一把奏章,就向辞陌衍砸去,“糊涂!陶融是什么身份,能入朝为官?”

奏章劈头盖脸地砸过来,辞陌衍不躲不避,仍旧挡在陶融面前,脸颊砸得微微肿起,也不喊一声疼。

虽然害怕,也是一脸的诚恳,“父皇曾说过,科举选才,不拘出身,只论才学品格。如今,为何揪着陶融的出身不放!况且,契王参加科举,人尽皆知,百姓拍手称赞,父皇要违背民意吗?”

辞帝气得怒红的脸都在抽搐,“逆子!信不信朕废了你!”

辞陌衍熟练地跪在地上,“即便父皇要废了儿臣,儿臣也要实话实说。契王确实是当世难得的人才,他与西陶早已断绝来往,绝不会通敌叛国。”

辞帝狠狠地在辞陌衍胸口上踹了一脚,“滚出去!”

陶融小心地扶起辞陌衍,“太子殿下。”

辞陌衍捂着胸口,大气都喘不上来,“儿臣,告退。”

辞帝越想越烦躁不安,他一世英明,怎就有这种朽木之子?

白白被人当枪使,居然还乐不可支!

“小喜子!小喜子!”

进来的是一个战战兢兢的小太监,“皇上,喜公公脸上受伤了,怕冲撞天颜,不敢进来。”

辞帝愤恨不已,一掌将御案上的笔墨纸砚扫荡到地上,又狠狠地踩踏。

“太子殿下,陶某去找太医。”

辞陌衍咳了咳,立即抓住陶融的手腕,“契王,本宫没事,父皇没下狠手。不必传太医,免得惊动母后,让她担心。”

陶融神色淡淡,“今日,太子殿下不该如此冒失。”

辞陌衍摸着胸口上的伤,却傻乎乎地大笑,“不,本宫不后悔。”

“从小,本宫就唯唯诺诺,对父皇唯命是从,文武百官都瞧不上本宫。这是本宫头一回顶撞父皇,父皇虽然踹了本宫,但他看本宫的眼神,好像多了几分期待。”

陶融神色依旧淡淡,“可是,出宫立府一事,太子殿下没请示皇上。”

“无妨,明日早朝,本宫当着文武百官请示父皇也一样。这几日,就委屈契王住在王府。”

“嗯。”

宫门外,菊一故在马车下来回踱步,伸长了脖子,就是没有看到纪辞的人影。

询问轮值的侍卫,一个个就像木头桩子,一句话都不说。

心急如焚之际,终于看到一抹杏黄莲色的娇俏身影。

菊一故激动地招手,“郡主!郡主!”

纪辞小跑着过去,“菊一故,不是让你在店里等我,你怎么过来了?”

菊一故急忙拉着纪辞上马车,“郡主,我今日遇到贵人了,铺面布置的事,暂且搁一搁,我们先去见见这个贵人。”

“这么神神秘秘,这个贵人是谁啊?”

“保密!”

马车行驶得很快,不多时,就缓缓停住。

纪辞下车一看,是她来过几次的乐坊。

“菊一故,你说的那个贵人,该不会是师乐娘子吧。”

菊一故瞪大了眼睛,“郡主怎么知道?”话一说完,登时了然,“郡主也认识师乐娘子?”

师乐娘子干脆利落的声音赫然响起,熟络地抓住纪辞的手,往里边的雅间走去,“菊老板难得如此推崇一人,小人还不以为然,看到郡主后,小人倒是信了。”

师乐娘子与纪辞相视一笑,菊一故还有何不明白,“原来,师乐娘子与郡主是旧相识。”

“确有几面之缘,一直想登门拜会,无奈乐坊实在抽不开身。郡主今日过来,小人可是欢喜得紧。”

菊一故也赔着笑,“既然师乐娘子相熟,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今日来访,是想请教师乐娘子,乐坊从未面临断货的窘境,是有固定的货源吗?”

菊一故如此有能力,纪辞几乎坐享其成。

师乐娘子敛起笑意,“郡主,小人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即便与郡主有交情,但这等商业机密,恕小人有所保留之罪。”

“师乐娘子想必有所耳闻,我要经营一家古董店,铺面已经布置好,随时都能开张。只是,货源一直没有保障。”

师乐娘子给纪辞、菊一故一一递去一杯茶。

“师乐娘子经商多年,人脉广,手眼通天。我想要师乐娘子的人脉,自不会伸手就要。”

师乐娘子勾唇,“郡主能给多少?”

“每年,从古董店的红利中,给师乐娘子抽二成。”

师乐娘子轻咬着茶叶,“做生意,有赚有赔。郡主盈利,固然是好;若郡主赔了,小人岂不是毫不获利?”

菊一故立即反驳,“郡主冰雪聪明,绝不会赔本。”

啊,这……

纪辞很想说,她在现世赔得倾家荡产。

纪辞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若今年年底没有盈利,我就把铺面赔给你。”

“那铺面宽敞,地段绝佳,人来人往。师乐娘子得了这铺面,无论做什么行当,都能稳赚不赔。”

师乐娘子眸光一亮,“郡主如此有诚意,小人也不藏着掖着。明日,便约卿姑娘在江渚楼会面。成与不成,都凭郡主本事。”

卿姑娘?

难道,是她!

最新小说: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退烧 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千反田的超高难度重生攻略 来自未来的巨星 新时代客栈 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徐岁宁洛之鹤 异世奸商(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