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51章 陶融的红颜知己

第51章 陶融的红颜知己(1 / 1)

第二日,一大早,纪辞又去了将军府。

这一次,纪辞在系统里找到《孙子兵法》,抄写好第一篇后,又让兰扬帮忙誊写。

到了将军府,纪辞干坐了一上午后,特意将《始计篇》留在桌上,便乘着马车前往江渚楼赴约。

此时,离午时还有小半个时辰。

纪辞招来小二,“小二,麻烦你先上菜。我要鱼香肉丝、回锅肉、麻婆豆腐、香辣虾、灯影牛肉、眉山东坡肉,再来一坛曲书生。”

小二对纪辞的客气,有些受宠若惊,“郡主,您客气了,小的马上就给您上菜。”

饭菜上齐全,师乐娘子、卿姑娘也准点过来。

轻纱遮面的卿姑娘,目光扫过桌上的辣菜,又若有所思地望着纪辞、师乐娘子。

轻轻一笑,笑声有如微风拂过风铃,细碎悠长,让人躁动的心渐渐归于宁静。

“辞郡主有心了。”

纪辞回以一笑,起身让伺候的小二看座,“相逢即是缘,卿姑娘也不必拘礼,叫我阿辞就好。”

卿姑娘挥手,将一应旁人屏退后,轻拈兰花指取下面纱,“云家幼卿,阿辞唤我幼卿便是。”

云幼卿,果然是她!

陶融绝无仅有的红颜知己。

果然与书中的描述如出一辙。

云家丽姝,姿容倾城。

咏絮之才,林下之风。

纪辞笑道:“令慈还说,要我和幼卿多多走动。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日相逢,实在有幸。”

云幼卿倒了一杯曲书生,敬向纪辞,“家母得知我和阿辞见面,确实喜出望外。”

纪辞歉疚地倒下一杯清水,“我正在孝期,不宜饮酒,还望幼卿见谅。今日,以水代酒,敬你我相识之缘。”

云幼卿也将佳酿换成清水,“既如此,一同饮水。”

杯盏相碰,一饮而尽。

师乐娘子收到纪辞的暗示,一脸大笑,“郡主和卿姑娘一见如故,今日的正事,小人可就不担心了。”

纪辞又给云幼卿敬了一杯水,“师乐娘子不担心可没用,最终,还是要幼卿拿主意。”

饭桌文化,在古代世界,同样管用。

“阿辞,我哥,他还好吗?”

纪辞若有所思地望向云幼卿,“云时和的情况,很不好。”

“我想见他!”

师乐娘子笑着打哈哈,“郡主、卿姑娘,我们谈完货源的事,再去看云公子不迟。”

师乐娘子之言,深得她心。

云幼卿灌下一杯清水,“好,我答应你,什么时候能接回他?”

“幼卿,云时和被云府扫地出门,不会再回去受罪了。”

若说,云府是繁华其外的深渊,那云幼卿就是云时和唯一的光亮。

只不过,这抹萤光实在太过渺小,太过无力,终究护不住云时和。

云幼卿握住酒杯的手,阵阵发颤,“那你能护住我哥?”

“至少,你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不是吗?”

云幼卿眸光渐渐暗淡,“我知道了。”

师乐娘子是实实在在的商人,云时和是生是死,与她无关。

她只在意,云幼卿何时与纪辞达成合作。

“郡主与卿姑娘既然有意合作,不如,尽快签了文契吧。”

“好。”

无论是因为云时和,还是因为云夫人,云幼卿都会与纪辞合作。

纪辞趁势拿出早已备好的文契,“文契早已备好,幼卿提供货源的路子,我若能盈利,分你三成红利。”

给了师乐娘子两成红利,云幼卿自然要多上一筹。

“签这份文契吧。”

云幼卿却取出另一份文契,上面早已落好大名与手印。

“无偿提供低价收取古董门路?”

纪辞有些难以置信。

“阿辞救哥哥出火海,我不过投桃报李而已。”

师乐娘子迫不及待地将文契捧给纪辞,“郡主快签名摁印吧。”

纪辞有些好笑,师乐娘子口口声声说不帮她,这么尽心竭力帮忙的是谁。

文契到手,师乐娘子立即借故告辞。

“客官,您们点的金鱼养生羹来啦!”

金黄诱人的栗子、晶莹粉嫩的山药,看着确实勾人食欲。

纪辞当即笑道:“小二,是不是弄错了,我们没点金玉养生羹啊。”

“没弄错啊,伙房师傅说,是天字一号房的贵客点的菜。”

云幼卿喜食辣,但纪辞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幼卿,你另外点菜了吗?”

“并无。”

“本宫点的菜,为何还没上齐?”

辞陌衍暴躁的训斥声,就像是一串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地响起。

小二哪里还不明白,忙不迭地端起桌上的金玉养生羹,拔腿就跑,“两位客官,实在是打扰了!”

“太子殿下,您消消气,您要的金鱼养生羹来喽!”

纪辞对云幼卿点点头,“幼卿,我过去看看。”

云幼卿轻缓从容地戴上面纱,“一起吧。”

辞陌衍斥责的声音,就像是机关枪一样蹿个没停,“本宫招待贵客,看得起你们,才来江渚楼。你们这般怠慢,生意还做不做了!”

“太子殿下,小的知错,小的知错!”

纪辞敲门后,没等辞陌衍开口,就推门而入,“刚刚,是我叫住了他,这才上慢了菜。”

纪辞推开门后,意外不已,“陶融,你也在这里。”

辞陌衍不耐烦地摆摆手,“再敢怠慢本宫,仔细你的皮。”

小二连忙磕头,“多谢太子殿下,多谢辞郡主。”

系统:【人物复杂度+3,当前复杂度为36。】

“还不退下!”

小二连滚带爬地出了雅间,“是是是!”

辞陌衍瞅瞅低头沉思的陶融,又瞅瞅门口的纪辞,似乎在说,你怎么还不走!

“陶融,你一直和辞陌衍在一起吗?”

陶融连个眼皮都没抬一下。

辞陌衍也不说话。

云幼卿意味深长地扫视一圈。

此刻的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纪辞忽的想起一事,“陶融,这是重阳诗会的引荐书信。”

一动不动的陶融,终于抬了抬眼皮,缓缓地对纪辞伸出手。

纪辞察觉到云幼卿攥紧了拳头,神情似乎有些激动,抬出去的脚又收回,“幼卿帮我递过去吧。”

“好。”

辞陌衍嘴巴微张,发生了什么?

云幼卿双手握着烫金荐信,一步一步,款款移去。就像是轻踏在莲花上,步步摇曳生姿。

云幼卿微微颔首,露出修长的玉颈,双手将烫金荐书递给陶融,娇声软语,“契王殿下。”

最新小说: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势不可挡 岂言不相思 都市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