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72章 郡主府快吃了上顿没下顿

第72章 郡主府快吃了上顿没下顿(1 / 1)

钱庄的刀疤脸指挥打手抬银子后,极其狗腿地对纪辞抱拳,“郡主,将军府的债务,今儿个就清了。我的钱庄,就在物华天宝附近。以后,辞郡主手头紧,随时来钱庄找我,我给郡主减两成的利钱。”

纪辞脸黑了。

于遇更是铁青着脸赶人,“我们郡主府会缺银子?”

“我这不是听说,长公主霸占郡主的食邑好几年。郡主府一直以来,都没什么进账,现在就是个空壳子,都快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纪辞似乎被踩了痛脚,“你听谁说的!”

“今早,茶楼、酒肆、梨园、乐坊,到处都在议论这事儿,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纪辞既委屈又无奈,“长公主权大势大,问我要食邑,我岂有不给之理。”

“我姨母是就是临华郡的人,这些年,一直靠我的银子过活。姨母一直都痛骂辞郡主被金银蒙了心肝,原来,真正没良心的是长公主。”

“临华郡多少无辜的百姓,被赋税压得家破人亡。如果,临华郡在我手上,赋税肯定不会一加再加。瞧我,都糊涂了,跟你说这些作甚!”

纪辞长叹一口气,失魂落魄地走出大厅。

刀疤脸眸光一定,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纪辞嘴角渐渐勾起,“于遇,你对这个庄主留心些。再让兰扬带着我的腰牌,赶紧去临华郡。”

“是!”

公主府中,辞莫莫怒气冲天,将房内的摆件狠狠地摔在地上,又咬牙切齿得踩碾。

似乎,这些物件都是她的仇敌,这样能将其踩入尘埃之中。

“给本公主查,看到底是什么贱人在散布谣言,诋毁本公主的名誉!”

南雁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肯定是纪辞,她要食邑不成,就编造谣言诋毁长公主。”

“纪辞那个草包蠢货,就算有脑子,也没本事!”

南雁似乎有些失落,“奴婢派人去揪出传播谣言的人,将那人往死里整。”

“蠢货!都这种时候了,揪出人有什么用。还不赶紧派人去临华郡,堵住临华郡守的嘴。若是让皇兄知道,本公主背着他加收赋税,那一切都完了。”

纪辞又清点了所有的账目,还剩下四千多两银子。

距离发放军饷,还有半月。

想要尽快筹集军饷,只能想办法提高营业额。

陶融敲了敲门,倚门含笑,“小小,该去晨跑了。”

纪辞苦巴巴地趴在桌上,“陶融,能不去么?”

纪辞也就是高中体测阶段,被迫晨跑锻炼,以后就是个标准宅女,一动不动。

“可以。”正在纪辞窃喜之时,陶融话锋一转,“升降梯,我就爱莫能助了。”

纪辞还打算靠电梯吸引客流,赚够十二万军饷。

“那好吧。”

纪辞认命了。

围着临遥小筑跑一圈,差不多两百多米,纪辞就上气不接下气,耍赖似的坐在石桌上。

纪辞用力地用手扇风,“不行了!不跑了!”

陶融眸光扫过来,笑意盈盈,将手头上的微缩电梯放下,“那就不跑了。”

“我继续跑还不成嘛!”纪辞没办法,又奋力追上云时和。

萧问渠连声啧啧,“王爷,郡主不想跑,你为何要这么逼着她跑啊。你没有看到,郡主眼里的那股子怨念吗?”

“小小树敌太多,我和于遇也不能时刻保护她。她若是没点逃命的本事,万一……”

“郡主这么不情不愿,我看,难啊!”

云时和跑完了二十圈,歇了盏茶功夫,纪辞的六圈才跑完。

陶融根本不给纪辞休息,直接开始扎马步。

“为什么云时和可以休息!”

云时和摸了摸鼻子,心虚地望向陶融,“要不然,让郡主歇一歇吧。”

陶融连眼皮子都没掀一下,“超时一炷香,略施惩戒,你不满?”

纪辞有求于人,只好咬着牙,双腿颤颤巍巍地蹲下,老老实实地扎马步。

陶融目光掠向纪辞,拿起桌上的竹条,将纪辞的双手挑起,神情严厉,“伸直!蹲深点!”

纪辞不满地瘪了瘪嘴,“蹲不下去。”

陶融手中的竹条,拍打在纪辞的大腿上。

力道不算重,却也不轻,足够让纪辞吃痛。

云时和缩了缩脖子,马步扎的更稳当规范了。

“陶融,你来真的?!”

太过分了,居然对她下狠手。

这比体育老师还变态。

陶融神色更加严肃冷厉,“还不蹲好!”

纪辞:等电梯做成,姑奶奶就不奉陪了。

盏茶功夫,纪辞已经双腿发抖,脑袋都有些晕晕乎乎。

陶融的双腿已经迈出去,又强忍住心疼,冷硬着心肠,“都歇着罢。”

云时和早已发现纪辞的异常,赶忙扶住纪辞,“郡主,没事吧?”

纪辞坐下后,就像久涸的鱼儿,重新回到池塘中,一下子就活过来了。

陶融抿了抿唇,紧握着拳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临遥小筑。

纪辞高兴地双眼亮晶晶的,“太好了,陶融走了!”

云时和给纪辞到了一杯水,“他待会还会回来。”

“云时和,陶融每天都这么残暴地训练你吗?”

云时和小心地瞄了一眼纪辞,“我比较配合,陶融基本上不怎么管我,只是偶尔提点一二。”

啊,这……

是她太过叛逆吗?

纪辞干干地笑了笑,又迅速转移话题,“云时和,我发现,你来郡主府后,整个人好像活得明朗多了哈。”

云时和微微一愣,“仔细想想,似乎是。”

“我可以作为你的朋友,冒昧地问一句,你和云夫人之间的恩怨吗?”

过了这么长时间,云时和对云夫人,已经没有当初那般抵抗。

身体上的伤害,也渐渐地恢复如初。

唯独,那些心理创伤,云时和只字不提。

然而,要走出心理阴霾,必须对症下药。

云时和沉默了。

眼眸越来越冷,一瞬间,周身仿佛结了一层数九寒霜。

纪辞轻轻地将手搭在云时和肩上,“云时和,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好。”

“我呢,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六岁那年才被外婆从孤儿院接出。那时候,我敏感、脆弱、充满怨念,对周围的一切都非常抵抗,也不愿意和人说话。”

“别人也觉得我是个异类,背后对我指指点点,一看到我,就对我扔石头。渐渐的,我越来越不愿意与人接触,每天都躲在黑漆漆的角落里。”

云时和的双手渐渐收缩,“后来呢?”

“外婆非常温柔耐心,我不愿意出去,她也不会逼我。不过,她让我看书,每天给她讲一句话,后来是三句话、五句话,又变成一个故事,讲述自己的喜怒哀乐。”

“不知不觉间,我的话越来越多了。外婆开始鼓励我与人交谈,一开始,她会陪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逐渐放手,让我与同龄人相处。”

“虽然,我一点也不情愿,但为了让外婆放心,我每天都假装很愉悦。直到我入学,次次拿课业逃避与人相处。”

云时和喉咙涩涩的,“现在,你还是排斥与人相处吗?”

纪辞双手托着脑袋,眨眼轻笑,“我说了这么多,想听你的故事了。”

云时和迟疑许久,才苦笑着开口,哽咽着开口,“我亲眼目睹,母亲被人用梳洗的酷刑虐杀。云白氏找来许多肖似母亲的女子,一次次模仿母亲被虐杀的过程。”

梳洗之名,实在美。

不过,却十分残忍变态。

首先,把人绑在铁床上,用开水在身上浇淋七八次。

然后,取出全身都是钢针的铁刷,将整个身体的肉一点点刮掉。

其痛苦,不亚于凌迟之刑。

云时和亲眼目睹母亲被虐杀,本就留下巨大的心理伤痛。

云夫人还一次次重现画面,简直是诛心!

纪辞想到那画面,腹中一阵翻江倒海。

猛灌下一杯清水,那种剧烈的不适感,才稍稍缓和几分。

“对不起,又让你体会了一遍痛苦。”

云时和苦涩地笑着,“我从未想过,我能心平气和地说出这件事。”

说出这件事后,似乎,没有那般压抑了。

“云时和,那些恶人,害怕你成长起来,报复他们,才让你一次次历经折磨。为的是挫了你的心志,将你扼杀在雏鹰之时。”

纪辞除了安慰云时和,似乎,也做不了其他的了。

“郡主,我明白,你想让我走出阴霾。我会尝试直面内心的恐惧,克服心病。”

陶融远远地望着一切,“你啊,总是想着帮助别人。”

临华郡与京城不算远,一来一回,也就两日的路程。

兰扬向朝中告了假,与于遇彻夜兼程,两日后,终于及时赶回郡主府。

被逼着扎马步的纪辞,硬是等到了中午,才被允许见兰扬。

“兰扬,怎么样,临华郡守愿意出面指证辞莫莫吗?”

于遇丧着脸摆手,“郡主,可别说了。长公主那边,也派了人过去。临华郡守不愿得罪人,直接称病躲在家中,谁也不肯见。”

失落是必然的,不过,纪辞也没表现地太明显,“钱庄的刀疤脸那边,最近可有什么举动?”

最新小说: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岂言不相思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