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71章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第71章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1 / 1)

这下,轮到云时和大笑了,“郡主,你还是得陪我练武。”

“子晏小徒,还不回去,想和为师过几招?”

云时和暗诽:等我学成后,看你还压我一头。

“郡主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

“陶融,你把云时和支开干嘛?”

陶融取了件狐裘,轻轻地给纪辞披上后,才牵起纪辞的手,“云时和留下,不多余?”

“你要带我出去吗?”

“嗯,赏月。”

纪辞揉了揉眼睛,“大晚上的,赏什么月,还不如睡觉。”

陶融掐了掐纪辞的脸蛋,软软的,柔柔的,觉得手感不错,忍不住又捏了几次,“没有成婚,就想与我同床共枕?”

纪辞眼神飘忽,又羞又臊地打开陶融的手,“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抱紧我,带你跃上去。”

纪辞抬眸望向高高的房檐,心跳扑通扑通直跳,似乎随时都要从嗓子眼里钻出来,“别别别,就在这院中赏月就成。”

“这么怕?”

“对啊,小时候,我和朋友们去高楼玩。小孩子没轻没重,推推搡搡,差点从高楼上摔下去。现在回想起那个画面,还心有余悸。”

陶融摸了摸纪辞的脑袋,眼里溢出了说不尽的温柔,“我在,不会摔下去的。”

“你说的哈。”

“嗯。”

纪辞往前迈出一步,便走近了陶融。

一伸出手,陶融便在她的怀抱之中。

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一股淡淡的墨香便萦绕在她的鼻尖。

陶融略略低头,轻轻地吻在纪辞的青丝上。

纪辞等了许久,陶融也没带她飞上去,想要抬头问他,脑袋却磕上一个硬硬的东西,“哎呀!”

陶融的下巴,也是火辣辣地疼,差点被撞得脱臼。

这小丫头,力气还挺大!

不过,痛并快乐着。

陶融一边揉着纪辞被撞的地方,一边轻轻地呼气,“还疼吗?”

“没事了。”这种小磕小碰,根本算不得什么,“就是,你怎么还不带我上去啊?”

陶融低低一笑,笑声细碎悠长,就像轻灵悦耳的风铃声,“你难得对我投怀送抱,方才,回味间,晃了心神。”

刷!

纪辞的脸红透了。

陶融不是钢铁直男吗?

为什么,这么会撩人?

纪辞羞赧地要避开陶融之间,陶融当即揽上纪辞的腰肢,踏着如水的月华,稳稳地落在屋檐上。

“到了,放手吧。”

纪辞心惊肉跳,死死地抓着陶融的衣服,整个人都埋进陶融的怀里,死活都不肯撒手,“不,我不放!”

陶融有些哭笑不得,“我扶着你,不会掉下去。”

纪辞抱得更紧了,“不放!”

都怪陶融那张脸,害得她被蛊惑,一时冲动就答应飞上房子。

陶融小心地护着纪辞,“闭上眼睛。”

“慢慢坐下。”

“安全了,睁开眼睛。”

纪辞睁开眼睛,情不自禁地往下看,脑袋嗡嗡地发晕,立即挪向陶融,紧紧地抱住陶融的手臂,声音都带了些哭腔,“太可怕了。”

陶融将纪辞揽进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看天上,就不怕了。”

月亮很圆,很亮,很美,夜风柔柔地吹过。

纪辞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一句话,“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陶融会心一笑,目不转睛地凝望着纪辞的眉眼,“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以前,他不敢直视纪辞。

深以为,纪辞就是池中的夭夭清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万万不敢奢望,有朝一日,竟能将纪辞拥入怀中。

纪辞脸又红了,不是羞涩,是惭愧。

她哪有陶融说的那般好。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陶融,一直没好好问你,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陶融望着天上的月亮,“因为啊……月亮照不到的地方,你愿意为我照亮。”

只有你,会这么对我好。

所以,我也愿意对你好,将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你。

纪辞迟疑了,“可是,你的这番情意,太深,太重。我怕,怕自己无法回应你等量的深情。”

陶融从袖中取出一沓银票,还有一个锦盒,“小小,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我相信,自己能等到那一天。”

纪辞惊喜地接过锦盒,“礼物,我收了。银票就不要了,欠的债都集齐了。”

“军饷呢?”

纪辞犹豫了。

“收着吧,一家人,不分你我。只要,你念着我的好,便足够了。”

“好。”

话说到这份上,她若拒绝,反倒让陶融心中不好受。

“看看礼物,若是不喜欢,我再准备一份。”

锦盒中,悄然无声地躺着一支笔,一枚印章。

笔是硬笔,双瓣合尖竹管笔。

印章是质地温润的青田石,双指长宽。

印纽处是一朵将放未放的出水芙蓉,四面都雕刻着风姿绰约的美人图,或动,或静,栩栩如生,颇有意趣。

最后,纪辞才看向印面,筋骨毕露的“小小”二字。

“你这么快就做好硬笔了。还有,才多久,你的篆刻就这么出神入化了。”

陶融摩挲着袖袋中的另一枚印章,与纪辞的那枚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便是印面上的字是“悟之”二字。

陶融既充满希冀,又小心翼翼,“嗯。不知你原本模样,便知刻了背影和侧面,希望你能喜欢。”

“嘿嘿,我本尊就是这张脸,就是,没有这么高。礼物,我很喜欢,会好好珍藏的。”

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别人亲手制作的礼物,这么贵重,自然要好生收藏。

陶融抿了抿薄唇,似乎有些紧张,“既然喜欢,那么,我可否向你讨要一份礼物。”

“可以啊,你想要什么?”

“寄情香囊。”

“这……”纪辞表示很为难,“我不会做。”

“那,一缕青丝,可好?”

这还不简单。

“好啊,我下去拿剪刀。”

陶融含笑按住纪辞的肩膀,“不急,明日给我也不迟。”

“好,听你的。”

纪辞枕在陶融的肩上,认真地端详着那支硬笔,忽然想到了什么。

摸出身上的手绢,在上面画了一个简易的电梯,“陶融,这个东西,你能做出来吗?”

陶融看过草图之后,眸光一亮,“需要一段时日。”

最新小说: 校花空姐的秘密 乔梁叶心仪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陈浩章梅 娘亲害我守祭坛 叶军浪苏红袖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