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74章 要敲登闻鼓告御状

第74章 要敲登闻鼓告御状(1 / 1)

纪辞这边告一段落,陶融才端着茶水,缓步从容而去,“先喝口水,润润喉。”

员工们一个个都嬉皮笑脸,赵掌柜威严地瞪着赶人,“有没有点眼力见儿!”

纪辞一口饮完茶水,心间似乎被填满了,“陶融,升降梯需要哪些材料?要找多少人来帮忙?何时能竣工?”

“听闻,南市那边有不少能工巧匠,要不要一同去看看?”

“好啊。”

京城是个四方城,一圈包着一圈,建筑鳞次栉比,无比繁华热闹。

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东西两向挤满了官宦世家、富贵人家。

北向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多为贱籍贱户的乐妓戏子,也是文人墨客扎堆之处。

至于南向,住的都是普通贫苦老百姓,是整个京城最有人情味儿的地方,也挤满了纪家军的家人。

又因为,南市靠近城门,常有附近郡县的百姓前来做生意,聚集了众多的摊贩,也是奇人辈出之地。

南市人来人往,擦肩接踵。

为了不被人潮冲散,陶融紧紧地牵住纪辞的手。

每走几步,就回头望去,看到纪辞之后,才勉强舒一口气。

陶融的举动,让纪辞哭笑不得,“陶融,我又不是小孩子,你那么紧张作甚?”

陶融手握得更紧,四处张望,终于挤开人群,将纪辞带到一处杏酪摊坐下,“巧匠阁就在对面,大门紧闭,想是有事。先坐一会,喝碗你喜欢的杏酪。”

“好啊。”

没过多久,香甜诱人的杏酪,便摆在纪辞面前。

纪辞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勺,送进口里,香甜软滑瞬间便在口腔中化开,纪辞享受地闭上眼睛,“甜甜的,这是幸福的味道。”

陶融也盈着笑意细品杏酪,“吃甜食,确实幸福。”

“你不是素来吃的清淡吗?”

“以后,我也嗜甜。”

“别了,甜食吃多了不好。”

因为她爱甜食,陶融就更改自己的口味,这多不好。

“既然知道,为何不少吃点?”

“我喜欢啊。”

“我也喜欢!”

纪辞望着陶融,笑出了一朵花儿来。

以前追剧的时候,看到那些恋人们谈恋爱的时候,天天说些没有营养的对话,她都要腻歪死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没想到,终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这些无聊恋人的其中之一。

“官爷,请问敲登闻鼓的地儿怎么走?”

“去去去,哪来的疯婆娘,敢来京城闹事儿,把她赶出去!”

“官爷饶命!官爷饶命!小人这就走。”

纪辞循声望去,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妇人,正对着嚣张跋扈的官兵磕头求饶。

旁边的一个官兵,嬉皮笑脸地打圆场,“算了吧,这女人有通行路引,我们也不好把她赶出去。再说,一个女人,能闹出什么事,就当没看见呗。”

跋扈的官兵,不甘地对妇人踢了一脚,才得意洋洋地离开。

那妇人见官兵离开,慌慌张张地爬起来,逢人就问,“登闻鼓在哪儿?”

路过的人,无不嫌弃地捂着鼻子,骂骂咧咧地绕道走。

过分点的,甚至对她拳脚相向。

只是指个路而已,用得着如此吗?

纪辞实在看不下去了,愤然站起。

陶融连忙在桌上扔了几十枚铜钱结账,用力抓住纪辞的手,“此人来历不明,还要敲登闻鼓告御状,你别蹚浑水。我过去看看,你在这等着。”

“一家人,同进同退,不分你我!”

说完,纪辞就快步向前,“你们都住手!”

那些对妇人拳脚相向的人,大多欺软怕硬,一看到纪辞,就落荒而逃地跑开。

纪辞小心地扶起妇人,“夫人,您没事吧?”

陶融微眯起犀利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妇人,生怕她做出伤害纪辞的举动。

妇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后,连忙缩回自己的手,“姑娘,谢谢你!我好些天没沐浴更衣,身上味道重,姑娘还是离我远点吧。”

身上味道再重,也重不过当初的陶融。

每个人都有落魄的时候,若今日冷漠旁观,来日,受尽人情冷暖的是自己,又该作何感想。

“夫人,没关系的。”

妇人一时热泪盈眶,整个身子都在抖动,“姑娘,你可真是个好心人。我遇见这么多人,也只有你肯对我伸出援手。”

“方才,听到夫人探问登闻鼓在何处,不知有何冤情?”

妇人忙抓住纪辞的手,意识到什么,又触电似的缩回去,在脏污不堪的衣物上,反复地擦手,“姑娘要是有空儿,就给我指路吧。”

“京城街道多,指路一时也说不清楚,我还是带您过去吧。”

妇人激动不已地摆手,“姑娘,给我指个路就成,千万别跟过去,免得连累了姑娘。”

纪辞的胸口堵得慌,“夫人,我带您过去而已,没事的。”

陶融也淡淡开口:“嗯,举手之劳而已。”

妇人这才发现一旁的陶融,热泪更是止也止不住,“你们小夫妻俩,真是大善人!”

登闻鼓在南宁门外,南城门离那边有好大一段距离。

马车上,纪辞疑惑地开口,“夫人,看您的言谈举止,也是咬文嚼字的,不知,因何如此落魄?”

妇人红通通的眼睛,又忍不住淌泪水,“我是临华郡里长的夫人,那边遭遇天灾人祸,百姓们都活不下去了,赋税却一加再加。”

“酷重的赋税,逼得我们家破人亡,夫君竟活生生被饿死。我带着万民请愿书,爬山涉水来到京城,就是状告纪辞,利欲熏心,逼死百姓!”

妇人越说,越是义愤填膺。

好像将纪辞这个始作俑者,生吞活剥还不够她泄愤似的。

纪辞心底越来越不是滋味,里长一家都被逼得家破人亡,那些无辜的平头百姓,岂不是更惨。

纪辞咽下一口苦水,“夫人,其实,我就是纪辞。不过,我敢向您保证,加收赋税一事,与我无关。因为,临华郡郡令,三年前就在辞莫莫手上了。”

妇人瞪大了眼睛,指着纪辞的手抖个不停,“你你你……你说什么?!”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叶军浪苏红袖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