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75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第75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1 / 1)

陶融“夫人,这一系列悲剧的始作俑者,确实是辞莫莫。整个京城都知道,临华郡令在辞莫莫手上。”

“只有临华郡令回到郡主手上,临华郡才有可能重现往日生机。”

妇人将信将疑,“临华郡令怎么在长公主手中?”

纪辞惭愧地低着头,“是我给的。”

妇人突然变得尤为激动,“临华郡的百姓,都是供养你的子民,你竟像踢皮球一样,将你的子民踢开。”

“如果不是你,我们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你有何脸面要回临华郡令?!”

纪辞倒下一盏茶,躬身敬给妇人,“夫人敲登闻鼓,还得受一顿杀威棍。若夫人有意上诉,我愿带夫人入宫觐见皇上。”

妇人一掌打翻茶水,“郡主敬的茶,草民可消受不起。至于引见皇上,更是不必劳驾郡主。”

说罢,妇人愤然掀开车帘,“停车!我要下车!”

车夫忐忑地开口,“郡主?”

若是不停车,这妇人性情刚烈,势必能当街跳车,“停车罢。”

妇人微微一愣,提起裙摆便跳下马车,“郡主好自为之吧。”

纪辞半掩门帘,正欲开口,喜公公却着急忙慌地赶来,“老奴拜见郡主!皇上召见郡主进宫。”

纪辞不放心地望向渐行渐远的妇人,“陶融,我进宫一趟,你留意一下里长夫人。”

陶融轻轻拍了拍纪辞的手背,“一切小心!”

“好。”

平章殿中,辞莫莫伏跪在地上,哭得让人心碎,“皇兄,臣妹也是想着,夺走纪辞的食邑,就相当于断了她的财路,她就没法子笼络人心了。臣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皇上巩固政权啊。”

辞帝狠狠地捏着辞莫莫的下巴,强迫辞莫莫看着他狰狞恐怖的面容,歇斯底里地怒吼,“辞莫莫,你还有脸面掉眼泪!”

“朕只看到,临华郡的百姓哀鸿遍野,沸反盈天,都是因为你这个蛀虫!”

辞莫莫压下眼底的一抹狠厉,向辞帝苦苦地哀求,“皇兄,臣妹知道错了!”

“皇上,辞郡主来了。”

辞帝狠狠地甩开辞莫莫,理了理衣襟,正襟危坐在御案上,“让她进来。”

辞莫莫战战兢兢的,试探着站起来,却被辞帝厉声一喝,“跪下!”

“是!”

纪辞一进来,就看到辞莫莫伏跪在地上。

辞帝一向对辞莫莫宠爱有加,这次却高高在上地漠视她,定然是辞莫莫触到辞帝的逆鳞。

纪辞略略一想,便想到了临华郡的事。

“参见皇上!”

辞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嗯,起来吧。”

“皇上召阿辞进宫,可是有要事?”

不管什么事,反正没好事。

辞帝冷着脸,“临华郡的谣言,是你放出去的?”

“皇上明察,临华郡被长公主骗过去后,郡主府穷的都揭不开锅,哪里有银钱散播谣言?”

辞帝冷眸微眯,“你们二人有过节,除了你,还能有谁?”

这这这……

能不能讲点道理!

纪辞索性也耍脾气,“既然皇上觉得是阿辞,阿辞也没必要解释了。皇上想怎么惩处我,便直接下圣旨吧。”

辞帝本是试探纪辞,见纪辞赌气,也笑着打哈哈,“辞丫头,朕就随口一问,何必当真呢?”

系统:【辞帝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

纪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阿辞有一事相求!”

辞帝不耐烦地揉了揉眉心,“说吧。”

“想必,皇上已经收到临华郡守弹劾长公主的奏章。长公主以权谋私,私自加收赋税,百姓叫苦不迭,我要为他们鸣不平! ”

辞莫莫咬牙切齿,“纪辞,无凭无据,你这么攀诬我,到底安的什么心?!”

纪辞一时语塞,“我……”

证据,是纪辞最为难的。

辞帝见纪辞似乎被踩住了痛脚,登时笑逐颜开,还挥手让辞莫莫站起来,“辞丫头,说话要讲真凭实据啊。”

“皇上,谁都知道,临华郡郡令在长公主手上,赋税也都是长公主派人去收的。临华郡百姓苦不堪言,不必多言,都与长公主脱不了干系。”

辞莫莫恼羞成怒,愤愤不平地指着纪辞,“纪辞,你没有证据,别随便冤枉我!”

系统:【辞莫莫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35。】

辞帝也眯起眼睛,“辞丫头,外面的人四处造谣,你也听风就是雨?”

突然,喜公公扯着鸭公嗓大喊,“启禀皇上,太子殿下求见!”

“传!”

跟着辞陌衍进来的,还有战战兢兢的里长夫人。

“儿臣参见父皇,见过长公主!”

辞帝面色稍霁,“太子过来作甚?”

辞陌衍撩袍跪地,“父皇,儿臣对临华郡之事也有所耳闻,恰巧遇见了临华郡的里长夫人。”

“从她的口中得知,临华郡那边的近况,甚是唏嘘。所以,特意带里长夫人过来,求父皇给临华郡百姓做主。”

言罢,诚惶诚恐的里长夫人,取出一个卷得严严实实的布条。

“皇上,这是临华郡百姓的万民情愿书,请求皇上严惩……”

里长夫人看了看纪辞,又看看辞莫莫。

纪辞也捏了一把汗,里长夫人说过,要面见天颜状告她。

怎么办?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

纪辞的脑袋瓜子,已经飞速运转,在想应对策略。

里长夫人深吸一口气,“皇上,草民要状告长公主,以权谋私,使得临华郡百姓饿殍遍野!草民恳请皇上为民做主,从长公主手上收回临华郡郡令,严惩长公主,给百姓一个交代!”

辞莫莫厉声怒喝,因为情绪太过激动,都喊破了音,“你这个贱民,以下犯上,信不信本公主杀了你!”

辞帝狠狠地在桌子上拍下,“辞莫莫,放肆!”

辞莫莫吓得一抖,立即闭口不言,还后退了好几步。

“父皇,临华郡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朝中的官员,都盯着此事,尤其是御史台的御史们。父皇爱民如子,定然不会对临华郡百姓置之不理!”

辞帝紧紧地盯着万民请愿书,眉头拧得越来越紧。

这种时候,若是对临华郡百姓置之不理,史书定会大书特书,他的一世清名,便要毁于一旦。

辞帝没有犹豫多久,便将万民请愿书砸在辞莫莫脸上,砸得辞莫莫脸都肿起一大块,“辞莫莫,瞧你干的好事!”

“皇兄,臣妹……臣妹……”

“闭嘴!”

辞莫莫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却被吓得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说。

“辞莫莫,以权谋私,还得临华郡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今日收回临华郡郡令,拿出五万两赈灾,在公主府闭门思过一年!”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辞莫莫万念俱灰,却还是笑着磕头,“臣妹接旨!”

纪辞心中冷笑不止,辞帝果然还是舍不得动辞莫莫。

“纪辞,身为临华郡主,受临华郡子民供养,却随意将郡令赠与他人,才引发一系列祸端。今日,废除纪辞临华郡主封号,收回临华郡郡令。”

辞帝真是揪住一点,就要把她往死里整。

这事,摆明了是她吃亏,居然还废除她的封号,收回郡令。

纪辞越想越气,也说不得什么,“谢主隆恩!”

这一次,和辞莫莫交手,到头来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最后,辞帝才笑眯眯地望向辞陌衍,“太子宽厚仁慈,一心为民做主,实有君王气度。”

“你和云家姑娘的婚事,便定在今年年底,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尽管向礼部、户部开口。”

辞陌衍的目光,不自觉地向纪辞扫去,最后,强迫自己将眼中的纪辞寄出去,“儿臣谢过父皇!”

最后,辞帝冷冷地望着里长夫人,“万民请愿书的法子,是何人想出来了?”

“回皇上,是草民一人。”

辞帝手掌渐渐收拢,最后,忽的哈哈大笑,“如此女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临华郡郡令,不如赐给你。”

里长夫人吓得六神无主,“草民不敢,请皇上收回成命!”

纪辞想开口,但辞帝一向针对她。

她开口,只会越帮越忙。

“父皇,里长夫人家破人亡,临华郡对她而言,已是伤心之地。只怕,里长夫人不会再回去了。这临华郡郡令,不如赐给云家姑娘,以彰显皇室对此桩婚事的重视。”

“如此,便依太子之言!”

纪辞出了宫门,便坐上马车回郡主府,里长夫人竟也一同跟来。

纪辞二话不说,便屈膝行礼道谢,“今日,多谢里长夫人。”

一开始,里长夫人还说,要向辞帝状告她,也不知历经了什么,态度发生了360度大转弯。

不过,这一声谢谢,却是少不了的。

里长夫人对纪辞的态度,还是冷冷淡淡,“郡主也不必跟我道谢,要谢,就谢太子殿下和契王殿下。”

纪辞望向一旁的辞陌衍,十分诚恳地鞠躬,“谢谢你!”

辞陌衍略略扫视四周,见没有外人,才一一解释,“长公主得知里长夫人来了京城,狠心暗杀里长夫人。是陶兄出手相救,里长夫人才幸免于难。”

“这一切,多亏你嘱托陶兄,让他留心里长夫人的安危。所以,真正该谢的,是你的善心和细心。”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叶军浪苏红袖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