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们结束了(1 / 1)

死士们将纪辞扔在床榻上,便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纪辞被套在麻袋里,莫说看清四周情况,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纪辞试探地踢了踢,用力挣扎着身上的束缚,并未察觉到,四周有任何响动。

由此笃定,周围确实无人。

这才从空间取出一把匕首,艰难地割着身上的麻绳。

挣脱束缚后,纪辞也不敢弄出太大动静,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在纸窗上戳出一个小洞。

这是个风景宜人的楼阁,四面临水,门窗紧闭,周围有七八个黑衣人,在各个角落看守。

她逃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纪辞:小言言,小言言,你听得到吗?

……

没有任何的回音。

不靠谱的系统!

纪辞在房内来回踱步。

夜间的守备也最为松懈,若是今晚不逃,明日,也许就被解决了。

可是,她该怎么逃呢?

“啪嗒——”

灯花星子忽的炸裂,烛火微微摇曳,又恢复如初。

纪辞灵光一闪,激动地拍着大腿,“有了!”

纪辞拿起烛台,一一点燃房内的帷幔、被褥、桌布……

很快,房内便成了一片火海。

最后,纪辞捂着口鼻,将角落处被钉死的小窗口点燃。

外面的守卫,本有些昏昏欲睡,硬是被刺目的火光吓走了睡意。

“不好,走水了,纪辞还在里面!”

“愣着干嘛,快开锁,救出纪辞!”

眼看着,死士就要开门而入,窗口还未烧出人大的窟窿。

纪辞握紧了手中的迷药粉,在守卫闯进来的一瞬,用力撒向那边。

这时,窗口恰巧被烧开。

放信号弹、跳窗,动作一气呵成。

“不好了,纪辞跳荷花池了!”

房内烈火灼灼,蒸烤地纪辞出了一身汗。

池水冰凉刺骨,冻得纪辞手脚发麻,伸都伸不直。

不过,剩余的两个守卫,都跟着跳下了荷花池。

为了逃离虎口,心脏跳到嗓子眼儿的纪辞,只能拼命地往前游。

也许,是纪辞激发了自己的潜力,身后尾随的动静越来越小,终于将那两个守卫甩掉。

精疲力尽的纪辞,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岸后,立即躲进了假山石中。

“啊嚏!”

瑟瑟发抖的纪辞,揉了揉鼻子,迅速披上从空间取出来衣裳。

“搜!别让纪辞跑了!”

整个院子,都被家丁的火把映照地灯火通明的。

纪辞正要试探着出去,一听到附近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又胆战心惊地缩了回去。

纪辞四处张望观察,对面的那处院落,接近外边的围墙,也许,从这边能够翻出去。

纪辞审时度势,等到人少了点的时候,就像根离弦之箭一般,迅速奔出去,冲进对面的院落。

“兄弟,那边是不是闪过一个人影啊?”

“瞎说什么,那边是殿下的院子。殿下现在正在和贵客谈正事,喝退了所有人。这时候,我们要是冲进去,到底还要不要活了!”

守卫后怕地吞了一口口水,“嗯,我刚刚什么也没看见。”

纪辞躲在角落里,拍着上下起伏不定的胸脯,“还好,没被发现!”

“契王考虑好没有?”

不止是声音有点熟悉,提到的“契王”,纪辞更是熟悉无比。

纪辞循着声音,小心翼翼地靠近,在窗户上戳了一个小洞。

陶融轻笑,修长的指节时不时地叩击桌面,“鉴王与本王一向不和,本王若回西陶,岂非是鉴王的眼中钉、肉中刺?”

陶鉴笑容满面,推给陶融一盏茶,“本王庸俗,想要的,只要那个位置而已。契王胸襟宽大,要的是济世安民。来日,本王为君,契王为相,率领西陶,灭辞国,统天下,岂不美哉!”

陶融淡淡瞥了一眼茶水,“本王要的,鉴王当真明白?”

陶融朗声大笑,“不就是纪辞嘛,本王都给你绑过来了。现在,就在这个院子。契王想做什么,都能随心所欲。等今晚过后,就回西陶。”

纪辞的胸口又堵又闷,手紧紧地抓在扣在窗台上,指甲盖都嵌进了木头里面。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陶融吗?

陶融,究竟把她当什么人了。

纪辞一时间,一口气缓不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

陶融眸中闪过一抹狠厉,一掌将茶杯拍出去,“谁!”

突如其来的茶杯,直击纪辞的面门。

纪辞躲闪之间,脚踝一扭,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茶杯飞出去后,将附近的假山石都砸出了一个大洞,茶杯却没碎。

好在,纪辞虽然扭伤了脚踝,堪堪躲避开那个茶杯。

否则,茶杯砸到她的头,便是一击爆头。

惊魂甫定的纪辞,听到越来越近脚步声,想起爬起来逃走,却双腿发软,根本爬不起来。

陶融一出来,便看到纪辞摔倒在地上,浑身湿漉漉,发丝沾满了污垢,还在不断地滴水。

陶融赶忙脱下外袍,披在纪辞身上,后怕不已地将纪辞拥入怀中。

他不敢回想,若是刚刚那个茶杯,砸中了纪辞,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陶融轻轻地拍着纪辞的背,轻声细语地安慰纪辞,“小小,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纪辞猛地用力推开陶融,“你放开我!”

陶鉴好整以暇地靠在门上,“契王见到人了,本王的提议,不知何时应下?”

陶融揉了揉纪辞的脑袋,用力将她打横抱起,“小小,听话,回去后向你解释。”

瞥向陶鉴时,陶融的声音却是冷厉,“此事,容后再议!”

陶鉴目露凶光,“陶融,本王的地方,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儿!”

陶鉴话音未落,院子便被五十个守卫团团围住。

陶融冷冷地扫过那些守卫,将纪辞的脑袋埋在怀里,“鉴王背着本王,劫走小小,又整得小小如此狼狈。合作的诚意,本王没有看到。”

“陶融,你觉得,你带着纪辞这个拖油瓶,能离开本王的地盘?”

陶融打了个响指,二十个持刀的冷面杀手,便将陶鉴的人马逼进包围圈中,“陶鉴,你觉得,本王会单枪匹马地赴鸿门宴?”

陶鉴压下面上的怒火,呵呵地大笑,“契王,方才,本王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契王要走,随时可以离开。改日,本王登门拜访便是。”

陶融抿紧了下唇,足尖轻踏,便跃出了重重的包围圈。

陶鉴冷声大笑,“陶融,你我乃兄弟手足。只有我们,才是一路人。得到了纪辞的人,还怕得不到她的心?”

守卫不甘心地望向陶鉴,“殿下,我们真的不追吗?”

“不追!纪辞听到了这些话,还能和陶融好?陶融得不到纪辞的心,也只能想法子得到人了。到时候,他自会亲自找本王。”

脱离虎口,纪辞没有任何的喜意。

马车上,纪辞冷冷地盯着陶融,除了死心,没有任何的感情,“陶融,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陶融慌了,抓住纪辞的肩膀,定定地凝望着纪辞,“小小,我可以解释……”

纪辞也不挣扎,只是失望地望向陶融,冷冷地笑着,“我听得真真切切,你和陶鉴合谋,试图灭掉大辞,再将我当做战利品,带回西陶。你跟我解释?你还打算怎么向我狡辩?”

陶融眼眶已经微肿泛红,颤抖着手,蒙上纪辞的眼睛,“小小,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

纪辞无力地闭上眼睛,异常地平静,“陶融,我们结束了。”

纪辞躺在相宜苑的榻上,眼角划过一滴泪。

“陶融本就是条狼,是我太过天真,居然奢望,他会为了我,变成一个小绵羊。当初,便不该一时冲动……”

“到头来,终究是我错付了真心。”

纪辞哭得声音都沙哑了。

系统(小心翼翼):【小辞儿,你怎么哭了?】

“别搭理我,我心情不好!”

系统(撒娇卖萌):【小辞儿,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有什么变化呀?】

纪辞擦了擦眼泪,躲进了被子里,嘟嘟囔囔地开口,“除了老失踪,没别的变化。”

系统(略显尴尬):【小辞儿,人家那不是有些正事儿。您可可爱爱、活泼开朗的系统,以后一定不玩失踪了。】

纪辞爱答不理的应着,“嗯。”

系统:【小辞儿,你没有发现吗?我自从升到二级后,声音都变了哦,变得更加成熟了。】

“不就是没有以前的小奶音了,变得更加普普通通了。”

系统:【小辞儿,给你一个惊喜哦。你亲亲爱爱的系统,因为升到二级,可以幻化出虚影了哦。小辞儿想不想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模样呀。】

纪辞不经意间,便被卖萌的系统逗笑了,吸了吸鼻子,“好。”

纪辞掀开被子,果然看到一个小孩模样的虚影。

不过,细看之下,纪辞震惊了,“这……这不是颜七弦的幼时模样吗?”

系统(眨眼卖萌):【小辞儿,人家好看吗?】

纪辞抱着膝盖,瓮声瓮气,“还行。”

系统:【小辞儿,你是不是和陶融吵架了。】

“没吵架,就是分手了。”

系统:【小辞儿,我这才闭关多久,你们就……】

“小言言,我不想提他,从今往后,他就是过去式了。”

最新小说: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势不可挡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岂言不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