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83章 等你看清自己的心

第83章 等你看清自己的心(1 / 1)

醉梅急得左右徘徊,上蹿下跳。

见到纪辞,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似的,将她拉进了办公室,“郡主,不好了!缀锦楼的花魁娘子,蕴墨馆的当红小倌,突然都失踪了。我寻遍了物华天宝,都没找到他们的踪迹。”

“前期大力宣传,戏台子下面挤满了了观众。花魁娘子、当红小倌齐齐失踪,观众们也不必看《落霜叹》,直接看物华天宝的笑话吧。”

纪辞推开花形小轩窗,目光投向下面的戏台子,面容难掩焦虑,“不好!大家耐心已经耗尽,要闯进店里来闹事。”

“他们听说能一睹缀锦楼花魁娘子芳容,临县的百姓都赶过来了。天还没亮,就蹲在戏台子下面,已经等到了中午。这一闹事,只怕得把物华天宝给砸了。”

“郡主,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郡主主意多,快拿主意吧。”

掌柜、部长们,一个个都盯着纪辞,就等着纪辞拿主意。

纪辞在办公室扫视一圈,都没有找到陶融。

为什么,她遇事后,首先想到的,会是陶融。

难不成,她真的……

纪辞甩了甩脑袋,将那些杂念都甩出去。

“公关部,给大家一一分发茶果,先安抚大家的情绪。然后……”纪辞关上轩窗,闭眼深吸一口气,“告诉大家,一刻钟后,好戏开锣!”

竹忘言闻言,急忙带着手下的员工下去。

醉梅急得抓耳挠腮,“郡主,这也只能应付一时啊。”

“醉梅、兰扬,我们最熟悉剧情,所以,全凭我们力挽狂澜了。”

兰扬虽然迟疑,但对纪辞是无条件信任,“郡主想如何做?”

“附耳过来。”

萧问渠指挥着暗卫,在门口拦人,急得热汗直冒,“王爷,郡主承诺的一刻钟到了。这么多人涌上来,我们快拦不住了!”

陶融拧着眉头,“拼死也要拦住!”

“郡主还真是个甩手掌柜,自己躲在办公室里,不管不顾,把我们推出来拦人。”

“她说有办法,便有办法。”

这么信纪辞,干嘛不与她和好,还不跟进办公室,留在这里受罪。

萧问渠腹诽完后,还是要咬牙坚持,“为了王爷,我拼了!”

“嘘!大家听,是不是有乐声?”

“是琴声!”

“还有箜篌声!”

“好像还有箫声。”

“……”

舒缓悠长的乐声,弥散开来。

观众们躁动不安的情绪,渐渐平静宁和。

蜂拥要闯进店铺里的观众,都去戏台子底下抢座位。

萧问渠眨了眨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说,花魁娘子、小红倌都罢演了吗?”

陶融目光所及之处,一妙龄女子,轻纱遮颜,指尖轻轻拨挑,“是她。”

萧问渠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能塞进一个鸭蛋,“郡……她还会弹箜篌啊。”

陶融余光察觉到什么,冷声道:“问渠,那几个挑事的刺头无赖,又有动作了!”

萧问渠摩拳擦掌,轻手轻脚地没入人群中,“王爷放心,我不会再给他们闹事的机会!”

一曲终了,赢得满堂喝彩。

兰扬、醉梅退居屏风后,兰扬拿起剧本,声情并茂道:“南海有仙山,仙山有仙人,仙人眷凡尘。”

“传说,南海的世外仙山,有一落霜仙子,绝殊离俗,玉貌天成。落霜仙子成年,适逢霜降,众仙齐聚南海仙山,庆贺芳辰。落霜仙子仙袂飘飘,翩然起舞。”

兰扬轻抚琴弦,琴声溢散,纪辞随之轻踮莲步,款款起舞。

“真香啊!”

“是的,落霜仙子的水袖中藏有香粉。一起舞,满堂生香!”

“美哉!妙哉!”

兰扬对醉梅点头示意,“醉梅,该你了!”

醉梅在广袖中塞满了海棠花瓣,足尖轻踏,从屏风上蹁跹落下,袖中的花瓣流泻而出,满天飘飞。

花雨中,醉梅飘然降落在纪辞面前,“吾乃花神之子,临棠仙人,凡吾过处,清风徐来,海棠兴起。凡尘草妖横行,愿请落霜仙子前往凡尘除杀草妖。”

……

落霜仙子与临棠仙人前往凡尘,替天行道,除杀草妖,情愫渐生。

草妖狡诈多端,以身做饵,临棠仙人担心落霜仙子安危,只身赴险,命丧草妖之手。

落霜仙子悲痛欲绝,除杀所有草妖,对天高歌:

“玉柱金罍醉不欢,云山驿道向东看。

鸿声断续暮天远,柳影萧疏秋日寒。

霜降幽林沾蕙若,弦惊翰苑失鸳鸾。

秋来回首君门阻,马上应歌行路难。”

舞姿卓绝翩然,歌声曼妙婉转,让人回味无穷。

一曲歌舞终了,落霜仙子自毁魂魄。

凡尘为感念落霜仙子、临棠仙人恩情,每逢霜降,便对南海祭拜。

一个是海上神姝,

一个是世外仙葩。

救凡尘,葬仙身。

百世铭记。

观众们都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悲泪不断。

兰扬、竹忘言登场,一人执扇,一人执快板。

“是不是,还没看够,就结束了?”

“是啊,主角双双身死,一心为民,最终惨死,实在憋屈。”

观众们更是大声高呼,“实在是不过瘾!”

“我们会征集观众们的意见,活动长达三日。”

“三天内,凡在物华天宝消费达一两,可获得一朵海棠笺。用作投票,决定落霜仙子、临棠仙人生死。”

“凡消费达十两,可获得十二朵海棠笺。”

“消费达百两,可获得一百五朵海棠笺。”

“消费最高的三名顾客,可参与故事改写。”

“复活落霜仙子、临棠仙人,全靠大家的力量。”

观众们沸腾了,“我们想看落霜仙子的真容!”

“见落霜仙子真容!”

“……”

纪辞退场后,便坐进了办公室休息。

听到外面的高呼声,一时坐不住了。

陶融靠在门旁,淡淡的神色中,蕴含着些许嘲讽,“孝期大兴歌舞,传扬出去,不怕被人口诛笔伐?如此场面,你满意了?”

情势所迫,她能如何?

总不能,随便揪一个人上场吧。

万万没想到,陶融会如此不理解她。

别人也就罢了,为什么是陶融?

脾气登时就上来了,“不用你管!你出去!”

即便她独来独往多年,但大部分人都对她非常尊敬,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陶融面露愧色,不自在地动了动,“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醉梅行色匆匆地闯进来,还不忘,故意挤开陶融,“郡主,大家都要见你,怎么办?”

“告诉他们,一面千金!”

她就不信,有谁愿意出这冤枉银子。

“是。”

醉梅离开后,陶融还站在原处。

不进来,也不离开,似乎粘在了地上。

“你怎么还不走。”

“今日,有人带头挑事,人已经被问渠拿下。审问过后得知,受云夫人指使。你要如何处置?”

陶融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帮我?”

陶融毫不犹豫,“物华天宝盈利,我能得三成红利。”

“挑事的人,送官法办吧。”

至于云夫人,等军饷筹集后,再和她好好算账。

陶融犹豫了半晌,终是没忍住,“云夫人出手,皆因为云幼卿抱不平。以后,你别和辞陌衍走太近。免得,再次引火上身。”

“不是说,不管我的死活吗?”

陶融指节陷进了掌心,“抱歉,我失言了。”

纪辞甩下理智,用尽全身力气,跑向陶融,抓住陶融的手臂,手掌放在他的心口上,“陶融,我问你,你当真要和我一刀两断?”

口,会说谎;心,撒不了谎。

“陶融,你若闪烁其词,不敢正面回答我,都说明你放不下我!”

纪辞已经感觉到,陶融愈渐加快的心跳。

陶融认命地闭上眼睛,“答案,你不是知道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纪辞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喜悦。

纪辞挫败地蹲在地上,“陶融,我是不是伤害到你了?”

陶融单膝蹲在纪辞身旁,语气似乎有些沧桑感,“上次,是我心急了,将我们之间的矛盾的忽略了。”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不断的付出,那些矛盾都会渐渐消失。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你对我无心无意。”

纪辞心窝一阵刺疼,“我……我没有。”

与陶融分开后,纪辞才发现:

分手,她无法真正做到释然、坦然。

陶融望向纪辞的眼睛,目光深邃,有一种洞察人心的力量,“小小,你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

“爱吗?”

纪辞犹豫了。

“爱”之一字,似乎,太过沉重。

“你是将我当做正常人,还是纸片人?”

历经这么多,纪辞不可能,还将陶融当做纸片人。

可是,将陶融完完全全地视作正常人,纪辞也觉得缺了点什么。

陶融自嘲一笑,“我明白,自始至终,我终究只是你攻略的对象。虽然残忍,但的确是事实。”

“陶融,我……”

纪辞想要解释,却想不出合适的措辞。

“纪辞,等你看清自己的心,再来找我。”

小小,若我们有百步之遥,我愿走完九十九步。

只怕,最后的那一步,你不愿意迈出。

不是不愿走完百步,而是,一直得不到回应,对双方都是折磨。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帝少的私宠鲜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叶军浪苏红袖 娘亲害我守祭坛 校花空姐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