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87章 开启宅斗模式?

第87章 开启宅斗模式?(1 / 1)

“陶融,你是不是想问,我会不会回去?”

陶融张了张口,没有出声反驳。

纪辞害怕陶融多想,也紧紧地抱住他,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属于我自己的世界。”

“不过,我来到这里,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却有了许多割舍不下的人、事、物。让我回去,我好像,舍不得了。”

无论如何,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她究竟能不能回去,还两说呢。

“小小,生活二十五年的世界,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况且,你说的那个世界,有如世外桃源,人间净土。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能回去。”

即便,陶融在说出这番话时,心在一颤一颤地疼。

系统:【陶融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为23。】

“回去后,只怕,到乡翻似烂柯人。”

……

鉴王行馆。

陶鉴蒙着眼睛,和一群歌姬捉迷藏,正在兴头上。

“鉴王殿下,西陶来信了!”

陶鉴搂着一个姿容姣好的歌姬,手掌四处游走,极尽挑拨逗弄,“没看到本王有正事,还不退下!”

“鉴王殿下,是王妃送来的。”

陶鉴脸色一变,手忙脚乱地推开歌姬,解开蒙眼的布条,眼底的恐慌显露无疑,“王妃的信,怎么不早说。”

“小人知错!小人知错!”

陶鉴双手接过书信,“歌姬魅惑主上,不知死活,都处置了。”

所谓处置,便是一刀解决,曝尸荒野。

歌姬们吓得花容失色,连连磕头求饶,额头都被磕破了,“王爷饶命啊!”

“愣着干嘛,还不拖下去!”

“是。”

陶鉴深吸一口气,对着西陶的方向,拜了三拜后,才战战兢兢地拆开信封。

陶鉴看完信后,眼中涌现出惊慌,“速速随本王进宫,本王要见辞帝。”

“鉴王殿下,宫门都要下钥了,还是明日再入宫吧。”

陶鉴抓住信的手都在发抖,“明日,便来不及了!”

陶鉴一路疾驰,终于在宫门下钥之前,挤进了皇宫,踉踉跄跄地奔向平章殿。

辞帝正在沐浴,匆匆忙忙地披上衣服,发丝还在滴水,就急着接见陶鉴。

“鉴王此刻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陶鉴还没缓过气来,就慌忙开口,“小王不要落霜仙子了。”

辞帝压下胸腔的怒火,“圣旨已下,明日一早,物华天宝便要交出落霜仙子,鉴王因何反悔?”

他已然和陶鉴达成共识,他逼迫纪辞交出落霜仙子,陶鉴设法说服西陶帝弃娶辞莫莫。

谁知,陶鉴这般反复无常,转眼就变卦了。

“小王再好奇落霜仙子庐山真面目,也不难不顾及王妃。所以,小王今日进宫,特请辞帝陛下收回成命。”

辞帝本不是宽容之人,闻言,登时变脸,“胡闹!朕身为一国之君,岂能朝令夕改,随意变卦。”

陶鉴一急,也顾不得其他,“礼宴之上,辞帝陛下仅凭净如大师三言两语,便收回成命,不让纪辞远嫁,这不是朝令夕改?当初可以,现在,为何不行?”

你这个毛头小子,也能和净如大师相提并论?

“收回成命,并非不可。不过,朕得看鉴王的诚意。”

“辞帝陛下想要什么?”

辞帝眸中闪现出一抹阴鸷,“萧裕的项上人头。”

“不行!萧裕是西陶猛将,若他一死,西陶必将岌岌可危。”

“明人不说暗话,萧裕一日不死,陶融便是鉴王的有力竞争者。两国开通榷场,必将和平共处。乱世才要猛将,太平盛世,猛将便是心头之患。”

陶鉴犹豫片刻后,目光瞬间坚定,“好,不过,小王要长公主远嫁西陶。长公主助小王夺权后,必将献上萧裕人头。”

陶鉴见辞帝似乎有些动摇,又加了一剂药,“不瞒辞帝陛下,小王与长公主已经达成共识。”

辞帝闻言,眼底的挣扎,被野心全部吞噬,“鉴王不愧是人中龙凤,目光远大,定能早日荣登大宝。日后,两国互为兄弟盟邦,同进共退。”

“如此,便要仰仗辞帝陛下,好生看顾陶融,别让他觊觎不该要的东西。”

“自然。”

纪辞用过晚膳,拍了拍略略鼓起来的小肚子,心情舒畅无比,慢悠悠地在相宜苑中散步消食。

不多时,便等到了前来传口谕的喜公公。

“郡主,皇上让咱家和您说一声,鉴王不买落霜仙子了。”

纪辞着急忙慌地抓住喜公公的手笔,“发生了何事?是担心落霜仙子不够美?还是觉得落霜仙子舞姿、歌喉不够惊艳?”

“这可是两千金,怎么就说反悔就反悔了呢。喜公公,要不然,你再帮我周旋周旋,让鉴王改个主意吧。”

喜公公一脸的为难,“《落霜叹》横空出世,京中之人无不追捧落霜仙子,鉴王更是一心将落霜仙子带回西陶。”

“只可惜啊,鉴王妃不好相与。传来一封家信后,借鉴王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沾花惹草。”

纪辞别提有多窃喜,却还是强忍住笑意,摆着一脸的失落,“真没想到,这鉴王还是个惧内之人,这两千金只能打水漂了。”

喜公公和纪辞感叹一番后,才回去复命。

纪辞见喜公公一离开,就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躲在一旁的梅兰竹菊,睁大了眼睛,“郡主,事情这就解决了吗?”

“对啊,都是陶融的功劳。”

兰扬却长叹一口气,“郡主,下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都是一家人,有话就直说吧。”

兰扬和众人点点头后,才皱眉道:“契王骄横跋扈,动不动就惹得郡主不快。这本是他的不是,郡主怎能纡尊降贵,特意跑去契王府赔罪呢?”

醉梅也点头附和,“就是,这还没过门,陶融居然还让郡主跪下,真是好大的胆子。我们几兄弟,谁不是对郡主毕恭毕敬,生怕郡主受到一点委屈。”

梅兰竹菊你一言,我一语,话里话外,无不是控诉陶融嚣张跋扈,不守男德。

纪辞寻思着,她也没穿到女尊的国家呀。

“这件事,就是一件误会,与陶融无关。”醉梅向来想到什么说什么,“郡主可不能这般维护陶融,助长他的嚣张气焰。长此以往,陶融就不将你放在眼里了。我们兄弟几人,在府上也将步履维艰。”

萧问渠忍不住了,“你们就是人多势众,趁王爷不在,就对郡主煽风点火。有本事,你们当着王爷的面说这些话啊。”

“契王有错在先,还不让我们说吗?”

“就是,搬出了郡主府,还把着中馈之权不放。”

中馈之权?

纪辞汗颜,他们现在是要开启宅斗模式了吗?

“好了好了,都别争了,明日,陶融就会搬回来。以后,都不走了。”

萧问渠得意地仰起头,“等王爷回来后,看你们还敢告黑状。”

醉梅苦巴巴着一张脸,“郡主,你看看,陶融的人这么嚣张。郡主让他后来者居上,我们就没好日子过了。”

纪辞故意板起一张脸,“忘了我说的,一家人齐齐整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纪辞说了这话,其他人也不敢再闹下去。

一个个,都各回各处。

不过,这件事,却给纪辞敲了一记警钟。

她身为现世之人,一夫一妻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实在不想做个渣女。

梅兰竹菊不愿离开郡主府,她总不能直接赶人吧。

“郡主,夜凉露重,小心受寒。”

兰扬体贴地给纪辞披上狐裘。

“兰扬,你还没走啊。”

“嗯,今夜的事,郡主是不是生气了?”

纪辞略略沉吟,探究地望向兰扬的眼睛,“兰扬,以前的我,无才无德,你们为何愿意留在郡主府?”

纪辞总觉得,梅兰竹菊个个出类拔萃,心甘情愿留下,绝不只是想当男宠。

兰扬眸光微动,“与其说,我们想成为郡主的男宠,莫不如说,郡主对我们有知遇之恩。”

“知遇之恩?”

若原主当真一无是处,为何,她身边的人,都对她如此死心塌地?

莫非,其中有隐情?

“我们兄弟几人,微贱落魄之时,是郡主施以援手,我们才得以发光发亮。所以,无论郡主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心甘情愿。包括,男宠。”

纪辞突然抓住了重点,“也就是说,你们并不想当男宠,只是被知遇之恩所迫。”

兰扬勾唇轻笑,笑得极其平静,“郡主说笑了,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郡主若执意送我们离开,我们只有以死明志。”

“你们要逼我?”

“郡主,今日此举,并无恶意。只是想告诉陶融的人,我们的郡主,不容欺辱。他若善待郡主,我们定尊他敬他;如若不然,我们兄弟四人,随时可以搏命。”

纪辞笑得极其笃定,“他不会的。”

兰扬略略点头,“明日,陶鉴虽不再纠缠落霜仙子一事,不过,还有许多人,期待落霜仙子庐山真面目。届时,郡主想如何解决?”

“此事,我心中有数。”

“那便好。”

“对了,你帮我转告大家,明日卯时,我们在物华天宝开全员会议。”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乔梁叶心仪 帝少的私宠鲜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王欢林静佳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叶军浪苏红袖 娘亲害我守祭坛 校花空姐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