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89章 亲手给我拷上吧

第89章 亲手给我拷上吧(1 / 1)

纪辞离开后,陶融便痴痴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

辞陌衍、云幼卿一同上楼,见到痴汉似的陶融,辞陌衍含笑揶揄,“听闻,陶兄与辞妹妹和好如初,本宫远远地看到一尊望妻石,便猜到是陶兄。近看,果真如此。”

陶融这才不舍地收回视线,向辞陌衍行礼,“见过太子殿下、云姑娘。”

“兄弟之间,不必客气,快快请起。”辞陌衍语气一顿,“陶兄,辞妹妹呢?”

陶融目光掠过神色淡淡的云幼卿,“小小如厕去了。离开有一会了,还未回来。可否麻烦云姑娘去看看?”

辞陌衍一时紧张不已,“幼卿,快去看看,辞妹妹是不是出事了。”

云幼卿面色不虞,“缀锦楼是幼卿一手经营,从未出过任何差池,殿下此言,是质疑幼卿的能力?”

陶融眼底划过一抹担忧。

辞陌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耐着性子道歉,“便算是本宫的不是。”

云幼卿面色稍稍缓和几分,“阿辞没有过来,确实也谈不了正事。两位殿下稍候片刻,幼卿这就去寻阿辞。”

辞陌衍喜笑颜开,“好,快去快回!”

“太子殿下当着云姑娘的面,如此关心小小,实在不妥。”

辞陌衍对上陶融的视线,笑得耐人寻味,“陶兄是为幼卿抱不平,还是认为,本宫太过在意小小?”

“太子殿下何必明知故问。”

“若为幼卿抱不平,大可不必。幼卿图的,只是太子妃的尊荣。若是因为辞妹妹,这份青梅竹马之情,本宫早已无法收回。”

陶融勾唇轻笑,“今生今世,小小注定是陶某的妻子。太子殿下如此关心、在意小小,于她而言,也不见得是坏事。”

……

纪辞强忍着小腹的绞痛,想要从空间里取出破空。

只是,还未触碰到破空时,肩膀突然被一只铁掌钳制住。

强大的力道,几乎要将纪辞的肩膀捏碎。

纪辞腹中绞痛,本就疼地渐失理智,肩膀的剧痛更是让她意识模糊。

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朝对方出手。

手肘重重地往后一撞,背后那人竟发出一声惨叫。

那人磨了磨后槽牙,又要出狠手,竟又被纪辞摇摇晃晃地躲过。

纪辞来不及惊叹自己的好身手,迅速取出破空,对着那人的膝盖开枪。

“——嘣!”

“啊——”

背光的假山下,辞莫莫咬牙切齿,将带来的七八个死士,都派去对付纪辞,“都上去,谁能了断她的性命,赏银千两!”

“是!”

死士远攻纪辞,每每都被纪辞将将躲避开。

可一靠近纪辞,就被破空命中。

死士一个接一个倒下,辞莫莫气得面容抽搐,“纪辞手上的那块黑铁,究竟是什么东西!”

南雁低着头,冷汗涔涔,“主子,小的只知道,太子殿下手上也有这块黑铁。”

“白菜那个贱婢,肚子里爬出来的东西,和她一样,是个废物,连个男人都管不住!早知道,就不该将她扶上太子妃之位。”南雁忽的惊慌不已,“主子,有一阵脚步声靠近。”

辞莫莫双目猩红,“算纪辞命大,今日,就留她一命。”

“是,我们这就撤。”

辞莫莫怒闪南雁一耳光,“蠢货!本公主有说要撤退吗!”

南雁连忙跪在地上,卑躬屈膝,就像只摇尾乞怜的野狗,“主子,奴婢知道错了,请主子吩咐。”

“抓紧时间,点魂香,吹《惑心》!”

“是!”

南雁迅速点上血色魂香,戴上面具后,解下腰间的骨笛,一边吹奏一边向纪辞靠近。

陶融、辞陌衍的脚步声,已经近在耳边前,辞莫莫当即就罩上披风,不动声色地逃离此处。

笛声尖脆刺耳,无比的瘆人,听着便让人头皮发麻。

剩余的两个死士,见纪辞渐渐停止反抗,交换了眼神后,便一一撤离。

渐渐的,纪辞意识混沌不清,昏昏沉沉地倒在地上。

南雁见状,一边吹奏,一边掏出一把匕首,想要让纪辞一刀毙命。

陶融慌不择路地赶来,便见到南雁要对纪辞下毒手,当即便捡起地上的石子,向南雁的手腕处甩去。

紧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南雁。

几招之后,南雁便被重伤,匆匆忙忙撒下一把药粉后。

陶融捂着鼻子,药粉散去后,南雁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辞陌衍这才踉踉跄跄地冲上来,小心地抱起纪辞,轻轻地来回摇晃,“辞妹妹!辞妹妹!你醒醒啊!”

陶融抿着唇,捡起地上的破空后,一把将纪辞夺回怀中。

辞陌衍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抱,气愤不已,“陶融,你……”

“缀锦楼是云幼卿的地盘,发生了这种事,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不介意一把火烧了缀锦楼!”

放完狠话后,陶融便横抱起纪辞,大步流星地离去。

这时,云幼卿才带着几个打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赶来,“太子殿下,我找遍了恭房附近,也没有寻到阿辞。听到这边的巨响后,急忙赶来,这边可是出了大事?”

“云幼卿,若不是本宫和陶兄及时赶到,辞妹妹便要命丧当场。口口声声说,缀锦楼是你一手经营,从未出过差错。本宫看,还是趁早关门吧!”

云幼卿沉着脸,匆忙扫过地上的尸首,“太子殿下放心,缀锦楼定会彻查此事,给郡主府一个交代。”

“最好如此!”

说完,便漠然地撞开云幼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郡主府中,面色铁青的陶融,拽起半溪就往相宜苑跑。

半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挣脱开陶融的钳制,反而让她的手腕差点脱臼,“陶融,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放手!”

陶融神色目然,只是快步地向相宜苑冲过去,到了纪辞的床榻旁,才哑着嗓子,怔怔道:“小小出事了。”

半溪手忙脚乱地给纪辞把脉,探到脉搏后,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还好,郡主只是惊吓过度。身上虽有外伤,但不致命,醒过来就没事了。”

陶融这才恢复些许神智,颤抖的蹲在床榻,死死地抓住纪辞的手,眼眶已经红肿湿润,“小小为何还不醒来?”

半溪没好气地呵斥一声,“陶融,你别在这碍手碍脚,我先给郡主扎几针。”

陶融仍旧死死抓住纪辞的手,木木地盯着纪辞,好像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只是呆呆道:“不,不放手。”

半溪打不过陶融,实在没辙,只好任由陶融如此。

半溪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包,几针下去,纪辞皱了皱眉头,“嗯……”

“小小,小小,听得到吗?”

半溪见纪辞就要转醒,瘪了瘪嘴,很有眼色地离开,并关上了房门。

纪辞幽幽转醒后,茫然地扫视着四周。

半晌后,目光才投视到近在眼前的陶融,一股极致的厌恶爬上面容。

待见到陶融紧握着自己的手,眼中席卷了一股耻辱,愤然抽出手,狠狠地给陶融甩了个耳光,“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冒犯本郡主!”

陶融愣愣地望向纪辞,半晌后,才柔柔轻笑,将纪辞揽入怀中,“小小,抱歉,今日是我去晚了,才让你受了苦。”

“滚开!”纪辞怒推开陶融后,跳下床榻,“来人呐!”

半溪刚出去,便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慌忙折返回来,“郡主,怎么了?”

“这个下贱玩意,谁将他放出来的?!”

半溪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很明白,纪辞不想见到陶融,“陶融,你还不走!”

陶融眸光闪了闪,似乎意识到什么,“小小,地上凉,你先把鞋子穿好,我马上滚开。”

纪辞冷漠地瞥向陶融,就像看死人一般,“半溪,将他关入地牢,严刑拷打!”

半溪一凛,指了指脑袋,皱眉看向陶融。

陶融没有开口,只是对她点点头。

这下,半溪突然怒声大喝陶融,“还愣在这作甚?还不滚下去!”

“是。”

“没听到本郡主的话吗,将这个下贱玩意押入地牢!”

半溪一边用眼神催促陶融赶紧离开,一边轻声引导纪辞,“郡主自己说,现在要变着花样折磨陶融。天天严刑拷打,实在是没有新意。”

纪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先给他上倒钩铁链。”

“郡主,你看,这都已经深夜了,大家都歇下来,要不然……”

半溪话还没说玩,陶融便再次回来,还带来了两副生锈的倒钩铁链。

半溪气得不轻,“你还来干嘛!这不是往枪口上撞!”

陶融经过半溪身边时,压低了声音,“你先出去,我有分寸。”

“你自己找死,到时候弄得一身伤,别来找我!”

纪辞见半溪要出去,急忙叫住,“半溪,谁让你出去的,站住!”

半溪脚步一顿,还是狠下一颗心,走出了房外。

纪辞似乎有些慌乱,但还是强自镇定,“放肆!谁让你盯着本郡主瞧的。”

陶融略略低头,“好,我不看。”

“自己把铁链拷上,然后,出去跪着!”

陶融挑了挑眉,双手将铁链递给纪辞,“郡主,亲手折磨,才有快感。这是倒钩铁链,你亲手给我拷上吧。”

最新小说: 乔梁叶心仪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帝少的私宠鲜妻 娘亲害我守祭坛 陈浩章梅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叶军浪苏红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