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107章 只愿,一生相扶将

第107章 只愿,一生相扶将(1 / 1)

半溪还想追问,云时和已经将她放在了绣墩上,“一圈已经走完了。”

半溪故作镇定,“好。”

这一圈,如果长一点就好了。

游戏结束,纪言还有些意犹未尽,“过得真快啊,这么快就结束了。”

纪辞看到外面昏暗的夜色,忽的计上心来,“夜色幽深昏暗,如果有盏盏孔明灯点缀,照亮这夜色就好了。”

在现世,一直生活在城市里,想放孔明灯祈福,却也只能想想。

“有的有的,相宜苑的小库房就有几十盏。”

于遇说完,就拖着萧问渠去拿孔明灯了。

纪辞又突发奇想,“兰扬,你过来一下下。”

兰扬瞥了陶融一眼,见他没有反对,才欣喜地走进纪辞,“郡主有何吩咐?”

“今晚,大家齐聚一堂,和乐融融。你能不能作几幅丹青,以作留念呀?”

岑经眸光闪了闪,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陶融幽怨地瞟向纪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作画远胜过兰大人。”

找兰扬,也不找他。

“分明是各有千秋。是吧,兰扬?”

这人,还真是不知道谦虚。

“契王殿下的画技,下官确实望尘莫及。不过,郡主请下官作画,想是念及殿下即将科考,不愿殿下分心。”

兰扬看着老实,实际上,可有小心思了。尤其是,每次都明里暗里地针对陶融。

现在,怎么这么毕恭毕敬的了?

难道,她错过了什么?

彼时,于遇、萧问渠已经带来孔明灯,侍女也在院中准备好笔墨纸砚。

半溪脑海中,还在不断地回放,云时和背她的画面。

走下阶梯时,一不小心踏空,眼看就要栽倒,云时和突然伸手扶住,“小心!”

半溪怔怔地望着云时和,僵硬地道了句,“谢谢。”

“你可有心愿?”

“但凡是人,即便是圣人君子,也有所求。”

云时和正要落笔时,突然望向半溪,“半溪姑娘所求为何物?”

“说出来,便不灵验了。心愿,交给天公,若它能看到,也许能让我达成所愿。”

云时和一噎,不动声色地踮起脚尖,看到一行娟秀端美的小字,“世间三千疾,愿吾尽能医。”

纪辞笑得一脸欣慰,“小言言,还别说,他们好像一下就拉近了距离。”

纪言得意地挺起胸脯,“那是,恋爱宝典记载,深情对视达45秒,双方便可能产生情愫。刚刚,他们俩都超过了一分钟。如果没有任何情感波动,那他们就真是无缘无分,本恋爱系统都无能为力了。”

“小言言,还别说,你真有点人小鬼大。”

纪言拿起三张小纸笺,往旁边挪过去,“我再当电灯泡,小陶陶的眼神,就能杀死我了。”

纪辞只觉得好笑,拿着纸笺递给暗戳戳吃醋的陶融,“你帮我写呗。”

“写什么?”

“亲朋好友,平安喜乐。”

“赚够花不完的钱。”

陶融笔下一顿,面色颇为怪异,“你还真是,尤为嗜财。”

“当然了,躲债的滋味,太难受了。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有他陶融在,绝不会再让纪辞受委屈。

纪辞重重点头,“嗯,我知道。所以,最后一张纸笺,我自己来写。”

纪辞取出陶融做的硬笔,一丝不苟地写下:

愿与有情人,一生相扶将。

最后,又在所有的纸笺上盖上印章。

“你也盖个章,不然,这么多盏孔明灯,上天都不知道,是谁许下的心愿。”

“嗯,好。”

纪辞望着夜空中的一盏盏明灯,笑得粲然动人,“真美啊。”

陶融却目不转睛地凝视纪辞,“嗯,很美。”

角落中,岑经寂寥落寞地望着明灯,纪言扯了扯他的衣袖,“虽然,就你一个人形单影只,以后,我会给你牵桥搭线找媳妇的。”

“我若高中状元,何愁没人榜下捉婿。”

岑经又看了一眼成双成对的众人,才优雅从容地离去。

不过,岑经路过之处,落叶被踩得粉碎。

太子府。

辞陌衍批阅完今日的公文,伸腰活动着筋骨,忽的瞥见,夜空中挂满了一盏盏明灯,煞是壮观。

“瞧着方向,像是郡主府那边。”

“殿下所料极是,确实是辞郡主放的孔明灯。”

辞陌衍不由得轻笑,“父皇要彻查科考贩题,整个京城,人人都人心惶惶,怕被此案牵连。也就是辞妹妹,此时还能没心没肺地放孔明灯。”

下人见辞陌衍心情愉悦,壮着胆子道:“云府获罪,太子妃安顿好云夫人、云小公子后,好像累病了。小的方才瞥见,太子妃院子的灯还没熄灭,殿下要不要过去瞧瞧。”

“她生病,该请太医,本宫去有何用?”

“小的听说,皇后娘娘最近在物色姑娘,准备送来府上,充实后院。太子妃没有强硬的娘家撑腰,日后,只怕日子不好过。”

“你是本宫的人,还是云幼卿的人?”

“自然是殿下的人,不过,太子妃厚待我们,府中上下无不敬重她,小的也不例外。”

辞陌衍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本宫无心儿女情长,母后将姑娘送来太子府,岂不是白白耽误人家。你告诉母后,让她不必费这个心思了。”

府上一个他不喜欢的,就已经够他不自在了。

“殿下也知道,皇后娘娘就是见您不喜欢太子妃,才另找的姑娘。殿下若想娘娘打消念头,何不早日与太子妃圆房,为皇家开枝散叶?”

辞陌衍气不打一处来,“你忘了,新婚之夜,她居然给本宫下药。这样的人,若是养育皇家子嗣,岂非养出皇家逆子?”

下属轻声咳嗽,压着声音提醒后,立马闪人,“殿下,太子妃来了。”

辞陌衍背后谈论云幼卿的不是,正主过来,莫名有些心虚。

身形瘦弱的云幼卿,衣着单薄,面色苍白,神色低落忧郁却不见哀怨,“见过太子殿下。”

半晌后,辞陌衍才回过神来,正气凛然地瞥向云幼卿,“你来作甚?”

“我来,是想提醒殿下,世上之事,并不是非黑即白。贩卖考题之案爆出,皇上龙颜大怒,一心彻查。”

“不过,彻查下去,便会牵扯出贪墨腐败、卖官鬻爵、受贿盛行等问题。届时,朝廷人人自危,必会伤筋动骨。皇上定会立即收手,殿下便首当其冲。”

辞陌衍并非刚愎自用之人,但凡他人言之有理,便会细细考量。

即便,此人是他不待见的云幼卿。“难道,本宫遏制不良风气,有错?”

“不是不对,而是,殿下不能仅凭一己之力。殿下作为储君,当懂得为君之道——重在识人、用人,而不是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辞陌衍认真地看了看云幼卿,“如此心胸,有纪王妃遗风,你为何要嫁给本宫?”

如此看来,在新婚之夜,给她下药的手段,似乎,不像云幼卿能做出来的事。

云幼卿自嘲地笑了笑,“父母生我养我,我不能违逆他们。”

“看来,我们也是同病相怜。”

“明日,我会进宫,向母后回绝充实后院一事。不过,今晚得在殿下房中留宿。”云幼卿顿了顿,又补充道:“我打地铺。”

“本宫既娶你为妻,便会给你应有的体面。此事,本宫亲自向母后回绝。日后,你还能如闺中一样,放手做想做的事。必要之时,本宫会出手相助。”

云幼卿权衡利弊后,认真点头,“可以。你我之间,除却必要的逢场作戏,互不干涉。”

云幼卿并非只守着后院一亩三分地的妇人,辞陌衍与她谈论时,格外轻松,这也是他最满意的一点。

“嗯,你回去好好养病。今年的除夕宫宴,还要你操持。”

“好。”

二人就像同僚一样,毫无感情地谈完话后,各回各的院子。

纪辞一觉醒来,正在对镜梳妆,又听到了于遇火急火燎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郡主,大事不好了!”

“于遇,每次都给我送坏消息,你是瘟神吗?”

于遇急得直跺脚,都想破门而入了,“我的郡主啊,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这次,真是出大事了。”

纪辞纠结于挑各色样式的发带,“你说,我听着呢。”

她连生死都经历过了,还能出什么大事。

“今儿个一早,朝廷一纸诏书,将兰扬罢官了。现在,兰扬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

纪辞一掌拍在桌上,发带被吓得弹跳起来,“兰扬为官清廉正直,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差错,为何会被罢官?”

“贩题案爆出,上届科考中举的人,好像都要被罢官。兰扬是科考状元,朝廷头一个就拿他开刀。”

“郡主不知道,外面传得可难听了。都说,兰扬是礼部尚书的侄子,不思进取,靠着郡主的裙带关系,才混进朝廷的。”

纪辞气得不轻,披着黄绿色斗篷就冲出去,“这简直是胡说八道,状元是殿试中皇上临时出题钦点,怎能掺假?”

于遇被吓得不轻,连忙拽住纪辞的衣袖,死活不撒手,“郡主,你现在还要在府中闭门思过,不能出门,千万别冲动。”

“我还没冲昏头脑,就是去看看兰扬。你说,本来年轻有为,前途一片光明,说丢官就丢官了,心底得多难受。”

于遇听到这话后,还是不撒手,“不行!契王殿下善妒,我放郡主过去,他得吃了我。”

“于遇,我警告你,你可别胡说八道。我家陶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顾全大局,绝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这种事情,他不会吃醋的。”

萧问渠和陶融刚过来,正巧听到纪辞的话。

萧问渠瞟了一眼陶融,“王爷,我们还去拦郡主吗?”

“本王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顾全大局,何时说过,要去拦住小小?”

萧问渠:好吧,都是他说的,跟他家王爷没任何关系。

最新小说: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势不可挡 我自地狱来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岂言不相思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