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眼(1 / 1)

三分钟以后,在叶觅夏的无奈的叹息里,时渊缓缓把路牌放倒,幻象解除。

“牛,太牛了……”齐飞连连赞叹,经过这一小会的幻象,他已经深深地为这路牌所折服。

“我也觉得牛,但是这里不安全,还是回去慢慢研究。”时渊说着继续去按贩卖机。

这次掉出来一个瓶子,瓶口还是喷壶嘴。

【强效除皱喷雾】:

将本品喷在皮肤上,可以平整一切皱纹,效果极强,慎用。

“化、化妆品?”时渊说道。

“什么啊?”叶觅夏来了兴趣。

“是除皱的喷雾,你们谁脸上有褶儿,我给你们除除。”

时渊说着,转头看了看众人。

“不需要。”叶觅夏直接摇头。

包括动员兵在内,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好像并没有什么皱纹。

而这些道具任务结束也带不回去,剩下这十几天时渊自认为自己是老不了多少的,肯定是用不到的。

不过,还是一样的理由,这玩意不占地方,留着也没什么坏处。

时渊把喷雾装进口袋,继续去按贩卖机。

“啪嗒”。

一个大金链子掉了下来。

首饰也有啊?

时渊有些惊讶地捡了起来,这个大金链子还有一个天平图案的吊坠。

【禁止玩赖金项链】:

戴上这个项链,别人如果在你面前赖账,你揍他他会强制不能还手。

另:本品为24k金,如果你裤衩都要输掉可以把本品抵押,保住你的裤衩。

时渊看了看说明书,转头递给齐飞道:“这个道具就是针对你的。”

“针对我的?”齐飞接过了说明书,将信将疑地看了看。

“我靠,我什么时候耍过赖?”齐飞直接问道。

“你之前打麻将不算吗?”时渊说。

“你之前打麻将不算吗?”泰迪熊说。

“你之前打麻将不算吗?”叶觅夏说。

齐飞皱了皱眉:“那是出千,出千和玩赖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能有什么区别?”时渊问道。

“有啊,出千是暗地里悄悄来,证明还是尊重规则的,社会危害小;赖账就不一样了,直接明着来,藐视规则,影响极坏,社会危害极大,所以两者性质差别很大。”齐飞解释道。

“哦……”时渊简单应和了一下。

然后时渊并没有多停留,直接继续按贩卖机。

这次掉出来的像是一个怀表,但打开却发现并不是。

上面只有一个指针,两个区域,一个红色一个绿色,指针刚好停在了区域中间。

【预兆指示表】。

可以预示使用者未来将会发生好事还是坏事,会因使用者所做的选择改变。

注意:并非所有的事都会预兆。

就两行字,时渊是越看越激动。

未卜先知。

就这四个字就已经告诉时渊这是一个多牛的东西了。

把说明书给其他人看,其他人也是一阵激动。

“这个东西也好强啊。”齐飞连连点头。

但是具体效果如何,还是让时渊隐隐担心。

“试一下吧。”时渊说。

“怎么试?”叶觅夏问道。

“我转过去,你们偷袭我一下,记得打狠一点,太轻我怕触发不了。”时渊转过身道。

“好。”时渊听到背后的齐飞一声答应。

时渊盯着手里的预兆指示表。

果然,指针一下跳到了红色区域。

“咣。”

时渊只觉得背后重重一击,然后整个人就被打飞了。

接着他又重新掉到了一楼。

时渊觉得自己脊椎都快断了。

“时渊,你还好吧?”楼上的叶觅夏关心地喊道。

“还……好。”时渊摸了摸自己的腰,然后费劲地爬了上来:

“你们怎么打这么狠?”

“你让我打狠一点啊,这么贱的要求我一定得满足啊。”齐飞说。

“那也太狠了,差点给我打截瘫。”

“反正你也不会摔伤嘛。”泰迪熊说。

“但是我会被打伤啊!”时渊说。

“小问题小问题。”齐飞笑笑。

“那你坐那里休息一下吧……”叶觅夏说道。

时渊摆摆手:“这个不用,我倒也没受什么实际的伤。”

“所以那个有用吗?”泰迪熊问道。

“有,真的跳到红色了。”时渊兴奋地回答。

“那真是好东西。”齐飞说。

“是啊。”时渊掏出预兆指示表看了看,上面的指针已经恢复到了中间。

收起怀表,继续下一个商品。

时渊按下贩卖机的按钮。

“嘀嘀。”这次只有一个提示音。

时渊知道这代表这个售货机里东西已经卖完了。

“好吧,东西卖完了,不过这个贩卖机出了这么多好东西,我已经知足了。”时渊说。

“我们继续找新的贩卖机吗?”叶觅夏问道。

时渊点点头:“找是要找,不过先把这些东西装上车再说。”

时渊说完,给旁边的动员兵下了装车的命令。

这些东西里面,预兆指示表应该随身携带,其他的要么太大要么没有必要带在身上,还是装车比较好,之后可以缩小体积放在病床的储物篮里。

看着两个动员兵抬着路牌准备下楼,时渊无聊地把玩了一下手里的预兆指示表。

这个指示表的表盖子上还有浮雕,上面雕着一个拿着弓箭的男人,背后还有太阳。

“是后羿?但是画风不太像,这个画风有点近西方。”时渊自言自语道。

“是阿波罗吧,神话里的光明和预言之神,和你的预兆表也算匹配。”旁边的叶觅夏说。

“你还懂这个?”泰迪熊意外地说。

“我家里有类似图案的东西。”叶觅夏回答。

“原来是这样。”时渊点点头,打开了预兆表的表盖看了看。

时渊立刻呆住了。

“怎么了?”叶觅夏发现了时渊的异样。

“变红了。”时渊看着手里的预兆指示表道。

“变红了?为什么会变红呢?”叶觅夏也有点吃惊地问。

“不知道……肯定没好事,赶紧离开这里吧。”时渊说着合上了预兆表。

众人立刻打算回到车上去,但是楼梯口都没走到,时渊便感到周围开始微微震动。

震动逐渐强烈,时渊还能听到远处传来有节奏的噪音。

这噪音听着像是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摩擦。

时渊连忙命令两个动员兵停手放下手上的东西,自己则跑进旁边的餐厅,透过餐厅的窗户察看外面的情况。

外面的路灯虽然很多已经坏掉,但是还有不少在亮着。

灯光照在街道两边的楼房上,整个街道还算明亮。

“什么东西啊……”旁边的叶觅夏有些害怕地问道。

“还不知道……”时渊也是紧张地看着窗户外面。

震动越来越强,噪音越来越响,显然是那个东西越来越接近。

众人也越来越紧张。

对面楼房的墙面上逐渐映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

时渊深吸一口气,仔细地分辨着那个黑色影子的轮廓。

这个轮廓并不规则,一下子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但时渊还是能勉强分辨出一个头颅的轮廓。

时渊感觉到外面好像突然黑了一下。

一个巨大的眼球瞬间出现在了窗外,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红色血丝。

眼球发出着微弱的光,把整个房间照得清晰了不少。

接着它的瞳孔骤缩,对着房间内。

它在看着这个房间……

最新小说: 名门嫡姝 凤九儿战倾城 与君AA 战神狼王于枫 望门庶女(全本) 慕安安宗政御 永恒武道 宋倾城郁庭川 刘玥甄六兮寅肃_ 至尊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