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夜深(1 / 1)

时渊立刻俯下身,躲在窗台的阴影里面,顺便把呆在旁边的叶觅夏也按了下来。

俯下身以后,时渊一下子看不到窗外的情况了,只能看向这间被照得惨白的餐厅。

有光,证明眼球还在注视着整个房间。

其他人的反应也是很快,瞬间都躲到了餐厅的柜台里。

时渊能感觉到叶觅夏正缩在旁边颤抖。

周围则是片刻的死寂。

照进屋里的白光缓缓移开了,时渊也松了口气,但仍然不敢抬头。

这颗巨大的眼球对他产生了很大的视觉冲击,让他心底里不由自主地有些恐惧。

一种来自本能的,对巨大物体的恐惧,尤其是长得这么惊悚的物体。

时渊还明白,自己这些人只有轻武器,速射武器更是只有两把波波沙,外面那个东西那么大,十有八九打不动的。

不过还好,大家也都识趣地选择了隐藏,并没有开枪。

接着是巨大的摩擦声从窗外传出,那个东西在前进。

这个东西究竟长什么样?

时渊的心底里有些好奇。

在保证自己的头没有探出窗台的阴影的前提下,时渊尝试着缓缓抬起了头。

仰视着看向窗外。

时渊瞬间浑身冰凉。

因为他看到窗外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悬在窗外高于窗户一些的位置,低头看着时渊,外面路灯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把他的脸照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张几乎没有皮肤的脸,或者说皮肤已经溃烂大半的脸,基本上已经看不出表情。

但是他那几乎没了眼睑的眼睑还在静静地盯着时渊,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这下时渊几乎魂飞魄散,慌忙中掏出了手枪,抬枪对准了那个人。

该死的,这不是手枪,还是那把测温枪。

时渊能感觉到的自己的手在剧烈颤抖,胸口也喘不上气来了。

但是那个人没有任何下一步的动作。

汗水流进了时渊的眼睛,一阵刺痛。

那人却依然没什么反应,时渊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这才发现,这个人只有赤裸的上半身。

而他的下半身,则是融进了旁边巨大的一团暗红色里。

这团暗红色充斥着整个窗外,时渊很清楚,这是那个巨大东西的身体。

时渊瞬间明白,窗外的这个人是长着那个东西上面的。

他深吸一口气,再向外看去,外面的这团暗红色上面居然有很多张人脸,不过因为颜色较深,时渊第一眼没有看出来。

而且这些脸的差别也很大。

有的只有半张,另外半张埋在了周围暗红色的组织里。

有的甚至有头颅,从周围凸出。

这些脸里有皮肤几乎已经没了的脸,也有相对完整的脸。

这些脸一张挤着另一张,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窗外的暗红色。

时渊已经不只是头皮发麻了。

伴随着噪音响起,窗外的暗红色带着这些脸缓缓向前移动,窗外的那个人也前移到了时渊看不到的地方。

接着时渊在这团暗红色上看到了另一个人,依然也是低着头,双手无力地垂着,只有半个身子凸出来,另外半个身子长在暗红色里面。

这个人脸上的皮肤看上去很完整,只是有着不少血污。

随着暗红色前移,他静静地来到了时渊的斜上方,无神的双眼与时渊对视到了一起。

那双眼瞬间有了变化。

垂着的双手抬了起来,直直地伸向时渊。

他张大了嘴,好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并没有声音说出来。

接着他的两只手转而顶在周围的暗红色组织上,用力地做出动作,仿佛要把身体从这团暗红色里挣脱出来。

但却只是徒劳。

他的身体微微出来一些后,又立刻开始往里陷,好像有什么在里面拽着他进去一样。

往里陷的速度很快,几秒钟时间,他的整个身体都陷了进去。

最后是他痛苦的脸在深红色的组织表面停留了片刻,接着也融了进去。

这团深红色继续向前,窗外能看到的面积逐渐减小,最终彻底看不到了。

噪音逐渐远去。

震动逐渐减弱。

最终,周围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时渊一屁股瘫坐在地。

这种场面他真的没见过。

“时渊……”柜台后的齐飞探出脑袋,满脸煞白,“刚刚你……看见了吧?”

时渊缓缓点了点头。

“这、这、这什么鬼东西啊!”齐飞都有点结巴了。

时渊摇了摇头。

“你们都看到了什么啊?”叶觅夏从窗台前爬起,小声地问道。

“你没看到吗?”泰迪熊也从柜台探出身来。

“没……我太害怕了,全程都不敢抬头,只看到了个大眼睛。”叶觅夏说。

“那你可能做了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了。”齐飞说。

“为什么这么说?”

“别问了,反正很恐怖就是了,你看我们时渊兄弟都站不稳坐下了。”齐飞回答。

“啊?真的?”叶觅夏更加害怕了。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们现在谁脸色好看了?”齐飞回答。

时渊听到齐飞的话,看了看旁边的两个动员兵,他们脸上虽然也满是震惊之色,不过要比时渊和齐飞好一些。

毕竟他们并不是真人,情感是以忠诚为主,其他的淡一些很正常。

至于泰迪熊,他是玩具熊,是看不出脸色的,不过看表情他也没多轻松。

“那……是不是这个东西造成时渊你下午看到的那个痕迹。”叶觅夏问道。

时渊立刻摇了摇头:“一定不是,这个东西只有几层楼大,相比而言太小了,造成不了那么巨大的裂缝。”

“啊?那意思还有个比这还大很多的。”叶觅夏脸上瞬间煞白。

“应该是这样。”

时渊点了点头,接着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但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都有可能就在附近游荡,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众人连连点头。

之后,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那些物品搬上了防暴车。

时渊把缸和路牌用尺寸改变器做了缩小处理,虽然重了很多,但是省了车里的不少空间。

东西搬完,众人上车。

齐飞看了看时渊手里多了个戴蝴蝶结的小马玩偶,奇怪地问道:“你拿这个干嘛?”

“看见那种场面,胸口闷得慌,从旁边玩具店拿个可爱和谐的小东西缓缓心情。”时渊回答。

“熊始皇也是玩偶熊啊,不够可爱和谐吗?”叶觅夏说。

“对啊,你熊爷当年可比玩具店里的大部分玩偶都贵,你手上那路货我都瞧不上。”泰迪熊说道。

“你?你枪玩得比我还溜,崩个人都不带眨眼睛的,还动不动‘你熊爷你熊爷’的,你觉得我看你我能缓过来吗?”时渊回答。

“这……”泰迪熊一阵语塞。

“发车发车,这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呆。”时渊看着玩偶小马道。

防暴车倒车出了商场,接着就是一阵颠簸,让时渊感受着防暴车出色的减震功能。

时渊透过观察窗向窗外望去,整条大街的路灯七扭八歪,平整的路面都已经被破坏,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几乎和马路同宽的长长拖痕。

这条拖痕沿着街道,一路延伸。

街道那一边路灯基本都坏了,一片黑暗,这条痕迹就这样延伸到了时渊看不到的地方。

最新小说: 大汉觉主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霸主神脉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坏蛋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