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皮鞋和走廊(1 / 1)

接下来的时间,时渊就是默默地去上课,不和任何人多说话,上课期间也是缩在教室的角落里,成了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学生。

给时渊认真观察了一天,班级里的学生大多数看上去都很正常,上课认真听讲,偶尔有一两个走神被老师点名的,下课正常地说笑,偶尔还有追逐打闹的。

下课吃零食的也有,吃的也是正常的薯片。

甚至还有结伴上厕所的女生。

看着就是正常的高中,再正常不过了。

但实际上却教着些自杀、献祭、折磨之类恐怖黑暗的课程。

最让时渊有窒息感的是,这些学生没有一个对课程有异议,这些课程对他们来说好像语文数学一样正常。

时渊甚至有种错觉,自己才是一个和常人不同的神经病。

日落后,就到了晚自习的时间。

班长给所有人发了各科习题作为家庭作业,说实话,还不少。

班长是个戴着小兔发卡的短发女生,看着是可爱型,但是说话时中气很足,没有柔弱的感觉。

时渊开始做习题,这些习题时渊做得是一头雾水:

如果要献祭一名少女给邪神,首先应该做以下哪件事?

a.为少女沐浴更衣净化皮肤。

b.为少女诵经净化心灵。

c.囚禁少女一段时间,等待排尽残渣。

d.在法阵中央点燃少女的一根头发。

除了d看不懂,其他好像还都有点道理……

那就选看不懂的,毕竟是邪神,脑回路肯定不正常。

或者是:钉入指甲缝隙中的尖针应该用什么材质为佳?

a.镀铬处理的钢

b.铁

c.铜

d.铝

这……什么材料做的有区别吗?

时渊回忆了一下之前看到的钢钉,好像是银灰色,那就应该是a或b,选a吧。

后面的题也是一样,时渊基本上都不会,都快做抑郁了。

时渊揉了揉太阳穴,随便看了看窗外。

外面的雾气搭配着日落后黑暗,比白天显得更加阴森,基本上看不远,只能依稀看到远一些有一点点明亮,应该是路灯。

晚自习结束,时渊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是21点。

距离更加危险的时间段开始时间22点还有1个小时,也就是说时渊在1小时内回到宿舍,就能更安全一些。

时渊没有多浪费时间,背起熊始皇就往宿舍赶。

教学楼出来以后,通往宿舍的一路上都有明亮的路灯,回宿舍的人群也主要集中在这条路上。

路灯照不到的地方,虽然看上去有些黑,但是看上去倒是很正常,没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应该是还没到22点。

回到宿舍,门口的贩卖机依然排着队。

时渊也不打算当众抽随机物品,毕竟他不知道这些学生里混着些什么,时渊的随机道具被他们看到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时渊打算等到晚一些过后,其他人都休息了,再偷偷下楼抽物品。

回到10楼,时渊才看见走廊里有很多学生都很面熟,有男生有女生,应该是和自己一个班的同学。

看样子一个班的学生宿舍都隔得不远。

时渊回到宿舍,在窗前往外看了看,因为有雾,远处看不清楚,近处的体育场、体育馆、校医室倒都还亮着灯。

时渊随便看了看,直接上床休息等时间,和后面进来的几个室友没有过多的交流,而他们也一直都在埋头学习,偶尔一起探讨下题目。

时渊看着他们一阵疑惑。

为什么都这么刻苦?

这是要拼搏高考吗?

就算有高考,高考能考啥?

切腹啊?

就这样到21点59分了,好奇的时渊又去窗前看了一眼。

10点一到,体育馆体育场和楼下校医的灯瞬间熄灭。

近处瞬间陷入黑暗,只剩下远一些的一条光带还亮着,在雾里逐渐模糊消失,那是有路灯的那条大道。

接着是三道穿透力极强的光柱从雾里照了出来,这些光柱还在转动。

一道是在对面的雾里照出来的。

另外两道则是一左一右,分别从宿舍楼的后面照射出来,这两道光更加明亮,显然光源要更近一些。

这是什么光?

时渊想不出来光源是什么,拿出了地图看了看。

对面那个方向只有公园。

宿舍楼后则除了浴室的楼就是外墙了。

难道是外面照进来的?

不对,是之前路过时看到学校的四个角的塔楼。

这应该是塔楼里的探照灯,在更远的对角应该还有一个,只不过太远雾太大光照不过来。

这么大的探照灯,这是按照监狱的规格配的啊……

时渊摇了摇头。

23点多的时候,室友就上床休息了。

时渊等到0点过了,估摸着室友睡死了,偷偷溜下了床。

整栋楼宿舍的灯就熄灭了,走廊里几乎是漆黑,只有安全出口的提示灯冒着一点莹莹的绿光。

不过隔一会有探照灯的灯光扫过,走廊会暂时变得一些。

时渊半抹黑走过走廊,坐着电梯来到了一楼,宿管室窗户的板子紧闭,头顶是一盏昏暗的灯亮着。

让时渊抓狂的是,自动贩卖机现在已经断电了,根本用不了。

只能下次了。

无奈的时渊随便看了眼周围,此时宿舍的大门已经上锁,隔着玻璃门只能看到外面一片黑暗,黑色的雾气在翻腾。

点点黑色的雾气从门缝慢慢渗进来,让时渊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真渗人啊……

时渊没有多停留,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枕头旁边有熊始皇,所以时渊并不缺乏安全感,很快也就睡去。

夜里,时渊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了。

时渊的床位是最靠门的位置,迷迷糊糊听着外面“啪嗒啪嗒”的声音。

像是有人穿着皮鞋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谁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大踏步。”

时渊揉了揉眼睛。

“我也不知道,这来回走了有一会了。”枕头旁边的熊始皇悄悄说。

“我看看去。”时渊从床上坐起。

“小心。”熊始皇小声提醒。

“嗯。”

时渊拉开床帘,其他几个室友的床帘都是紧闭,完全没有什么动静。

都这么猪?这么大声音都吵不醒?

时渊撇撇嘴。

这时,时渊注意到,声音已经消失在了外面的左侧。

但是时渊还是决定看看去。

时渊缓缓打开宿舍门,外面还是一片黑暗的空旷走廊。

时渊向左看了看,那里只能看到走廊尽头的窗,因为外面也是漆黑,所以基本没有光照进来。

再向右看看,借着安全出口的绿色荧光也看不见什么。

没人?

还是去厕所或者活动区了?

往前走了几步,时渊来到走廊和活动区交界的转角处。

时渊看向活动区,看到了什么东西在眼前晃动。

时渊立刻抬头。

外面探照灯的光也在这时照了进来。

时渊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短裙的女生悬在上面。

她低着头,探照灯的灯光穿过她垂下的长发,映出了她苍白的脸。

她睁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和时渊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最新小说: 坏蛋神仙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 大汉觉主 霸主神脉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