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死寂宿舍(1 / 1)

探照灯移开后,周围再度陷入黑暗。

靠。

时渊一下子看不到面前的情况了。

面前的这个女生是人是鬼?

时渊后退几步,连忙摸向墙壁。

在墙上摸了半天,时渊终于摸到了灯的开关。

“啪嗒。”

活动区亮了起来。

时渊抬起头,女生还悬在上面,已经闭上了眼睛。

一根领带一头吊着她的脖子,另一头拴在天花板的管道上。

上吊了?

时渊第一反应是救人,先赶紧把她撑起来。

他抓住了女生的腿,先把女生向上托了起来。

时渊的第二个反应就是喊人,这种事还是让大众知道比较好。

而且这个学校虽然怪,但是不至于公共场所死人也不管吧?

要是真不管时渊直接放飞自我,明天直接去教学楼见一个砍一个,砍到学校藏着的鬼都得认时渊做大哥。

“有人上吊了!快来帮一下!”时渊朝着走廊大声喊道。

时渊喊话的回音散尽,走廊里依然一片寂静。

一点反应都没有?

都听不见吗?

靠。

上吊肯定会站个凳子。

凳子呢?

时渊低头找了找,看到的只是周围空空的地面。

活动区自带的桌凳是固定的,不能移动,还离女生有很远的距离。

这个女生是怎么上去的?

看着周围的陈设,时渊迷茫了。

现在看来,这个女生只能先站上活动区的桌子,然后一个超级运动员大跳抓住天花板上的管道,然后一个单手引体向上,把领带系在管子上,才能完成这个上吊流程。

上个吊搁这玩杂技,这可能吗?

这不可能。

那她就不可能是自己上去的。

时渊看了一眼女生的脚,她穿的是一双浅粉色运动鞋,并不是皮鞋。

显然,还有一个穿皮鞋的人,是这个人把女生弄上去的。

这个人可能就在周围。

不行,还是得叫人。

时渊松开手,站上了桌子,接着就是全力一跳,伸手抓住了吊着女孩脖子的领带。

领带承受不住这一下的重量,一下被扯断。

时渊平稳落地,女孩也跟着掉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时渊即刻试了试她的气息,还有气。

时渊赶紧走出活动区,朝着走廊一次次大喊。

每一间宿舍都没有反应。

时渊不明白。

一脚踹开了自己宿舍的门,带起的风让床帘微微掀起。

但是几个室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聋哑人高中?

时渊受不了了,直接两步跳上床梯,一把拉开了床帘。

“喂,你们别睡了行不行?我喊半天了……”

时渊瞬间呆住了。

借着门外安全出口微弱的光,时渊能看到室友平躺在床上,睁着双眼。

死了?

时渊赶紧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

有气。

“喂,你醒着吗?”时渊问道。

室友没有任何反应。

时渊直接拍了拍他的脸,依然没有反应。

最后时渊直接给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时渊连忙又拉开旁边几个室友的床帘,也都是一样的状态,睁着眼平躺着,还活着,却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这场景看上去非常诡异。

估计其他宿舍现在也是这样。

“外面什么情况?我听见你喊有人上吊了。”熊始皇从床上探出头,小声问道。

“对,我出去就看到有个女生上吊了,我给救了下来,但现在她昏迷了,还需要救治。”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

“我打算下楼去看看宿管是不是也是这样,顺便把那个女生带过去看看宿管怎么处理。”

“这……没必要吧,现在是危险时间,好好在这等天亮不好吗?”

“还是有必要的,我的任务目标是调查真相,不是生存足够的时间,所以各种事还是得尽可能地搞清楚。”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大晚上背个书包不太合理。”

“那你小心。”

时渊点点头,赶紧回到了活动区,那个女生还静静躺在这里。

时渊看了看女生的脸,感觉还有一些面熟。

应该是时渊的同班同学之一。

时渊把她抱了起来,还行,挺轻,不费劲。

然后就是选择的时刻。

是选择在漆黑的楼梯间下10层,还是选择在可能出问题的老旧电梯下10层?

算了,电梯吧,毕竟还扛着人。

时渊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开始上升。

老旧缆绳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随着电梯上升,由远及近,听着像是女人的尖笑,不过更阴森一些。

时渊这一下更加不想坐电梯了。

“咔。”

电梯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和时渊之前坐的那个电梯一样,这侧的电梯厢依然乱七八糟涂满了白漆。

时渊探头扫了一眼电梯按钮。

“-1”赫然出现在所有按钮的下面。

-1层,真的出现了啊……

时渊立刻想起了宿舍楼前的公告:

电梯没有-1层,如果见到-1层的电梯,选择走楼梯。

规则是这么说,但这个-1层会是什么样子,时渊还很好奇。

或许关于学校真相的一部分线索就藏在那里。

还是得去看看。

想到这里,时渊按下了“-1”按钮。

电梯门缓缓关闭,发出一声闷响。

接着电梯轿厢开始下降。

楼层显示的红色数字也随即开始减少。

9、8、7……

最后电梯楼层显示屏上“-1”这个数字一闪而过。

接着楼层显示屏一下子黑了,什么数字都不再显示。

时渊连忙按按钮,可怎么按电梯都没有反应。

还在10层电梯门口的时渊松了口气。

果然有问题,还好自己没进去,伸手按了个按钮就缩回来了。

时渊抱着女生下楼时,脑海里又想到一个画面:

此时的-1层,几个猛鬼高兴地等待着电梯落下来。

电梯落下,猛鬼们兴冲冲地聚到门口,看着门缓缓打开。

然后他们看到了空空的轿厢。

这时候他们脸上会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

真有意思。

时渊有些想笑。

因为被强化的身体的缘故,时渊抱着个人下10层也并不是很费劲,很快到了一楼。

一楼的走廊依然是黑暗和寂静。

时渊走过走廊,来到宿舍的门前。

让时渊意外的是,之前还紧闭宿舍的玻璃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敞开了。

“阿姨阿姨!”

时渊敲着宿管的窗。

“这么晚了,什么事?”宿管从门外走了进来,面无表情。

“这个同学上吊了,现在需要医生……”时渊连忙说道。

宿管随便看了眼时渊抱着的女生,毫不在意地说:“那你带她去找校医吧。”

“现、现在?”时渊难以置信。

“不然呢?”

“校医不是过了晚上10点不开门吗?”

“那是一般情况,偶尔也能加个夜间急诊班,而且那不是开着门吗。”宿管说着指向门外。

顺着她指的方向,时渊真的看到路对面的校医室亮着灯。

之前不是已经关了灯么……

虽然隔着不远,但是时渊心里还是一万个不想去。

“阿姨,要不你送她去吧,医生检查我一个男生不太方便。”时渊找了个借口说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校医也是男的。”

说完宿管直接进了宿管室,关上门,留下了时渊一个人。

时渊看着路对面雾气中的校医室,陷入了纠结。

穿皮鞋在走廊里踱步的人是谁?

这个女孩是怎么被吊上去的?

她又为什么会被吊上去?

这些时渊自己完全想不明白的事,目前应该只有这个女孩本人才知道。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现在是个很重要的突破口,是时渊能够直接得到情报的机会。

她不能死。

就算死也得时渊问清楚了再死。

想到这里,时渊想赶紧把女孩唤醒。

他用力晃了晃女孩。

没有反应。

怎么办?

掐人中?

时渊开始掐女孩的人中。

还是没有反应。

时渊只好用更大的力气。

半分钟过后,女孩都快被时渊掐成太君了,还是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

感觉气息也越来越弱。

不行,她还是需要救治。

另一边的校医室几乎是咫尺之遥,这宿舍楼的光快照过去了。

算了,带她去吧,顺道看看校医室的情况,或许也能带来点什么线索。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霸主神脉 大汉觉主 坏蛋神仙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